热文 更多>>
银保监会:推进涉猪商业险种试点和扩面
NASA拟资助五大飞行任务探索地球奥秘位置没了,他靠什么克服“失重”带来的痛感#标题分割#  随着“脖子以下”改革逐步推进,向晧所在部队由团扩编成旅。走上团政治处主任岗位刚满2年的他隐隐约约预见到,自己的军旅之路将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职业危机:“下岗”。起初,他不知道该如何走出困局,后来想明白了:做人做事得凭良心,咱做政治工作这么多年,当改革改到自己头上的时候,不能说一套做一套!请关注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的详细报道——  他靠什么克服“失重”的痛感  ——陆军第77集团军某旅一名副团职干部的心路历程  ■解放军报记者 田鸿儒  尽管已过去1个多月,可陆军第77集团军某旅副团职干部向晧,依然对新班子任职命令到达部队的那一幕记忆犹新。  随着“脖子以下”改革逐步推进,向晧所在部队由团扩编成旅。走上团政治处主任岗位刚满2年的他隐隐约约预见到,自己的军旅之路将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职业危机:“下岗”。  4月25日晚11点半,正在办公室修改材料的向晧接到了期待已久的任职命令。他仔细阅读着传真电报上的每一句话,却始终没能找到他所期待的字眼。这意味着他将卸任领导职务,从“台前”走到“幕后”。  签上处理意见,他径直回到办公室,默默地点上一支烟,竟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——“总算是不用想它了。”然而这种轻松,不过是狂风暴雨前的片刻宁静。向晧发现,相较于内心震荡,因“失重”所带来的痛感更为剧烈而持久——  新班子任职命令宣布后,因营房紧张,向晧需腾出办公室供新上任领导使用。搬家那天,他独自将所有物品搬到了隔壁办公室,与一名正连职干事共用一张办公桌。当晚,直到办公楼其他房间灯光熄灭,向晧才走进那间曾经奋战了两年的办公室……他试图将昨日的光荣与梦想打包带走,与过去痛快告别,可那些记忆重若千钧,哪能说忘就忘……  “这事儿搁谁身上会没点想法?”向晧的眼眶有些泛红。2年前,在刚刚履新团政治处主任之际,他浑身充满干劲,计划着在这个岗位上好好干几年。可千算万算,谁算到会这样。  随之而来的,还有接连不断的尴尬。任职命令宣布后的第一次机关干部集合,向晧习惯性地站上了领导位置,站定后的他才意识到不对劲,又匆匆忙忙地挤进队伍中;某次与新上任领导转部队,突然从身后传来一声“首长”,他本能地转过头想问一句“什么事儿”,可立即反应过来首长身份已成过去,话到嘴边又硬生生地吞了回去……  “你问我心理落差有多大,毫不夸张地讲,我觉得自己突然间找不到坐标。”向晧深吸一口气,试图抚平内心的波澜。“现在还会感到落差吗?”记者好奇。向晧点点头,“还是会有,只不过没那么强烈罢了。”他告诉记者,起初,他不知道该如何走出困局,索性就用高强度的工作填满自己,让自己没有时间、没有心思去想那么多。后来干着干着,他也想明白了:做人做事得凭良心,咱做政治工作这么多年,当改革改到自己头上的时候,不能说一套做一套!  翻看向晧近期工作清单,密密麻麻地罗列着10余条大项任务,点灯熬油自是不必多说。记者了解到,向晧的家就在驻地,离部队不过2公里远,自部队扩编成旅以来,他就只回去过1次。“当团主任时,他就是出了名的‘拼命三郎’,现在不是领导了,却比原来更拼!”“看着他如此饱满的精神状态,谁都会被深深感染”……采访了一圈,大家讨论最多、赞叹最多的,都是向晧身上体现出的拼搏与担当。  夜已深,向晧办公室依旧灯火通明,在这仲夏的黑夜里,那束光显得格外的亮……  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向晧为化名)  记者手记  采访向晧,短短2个多小时,他就把一个30厘米见方的烟灰缸塞满了烟头——从开始到结束,一根接着一根。  随着“脖子以下”改革进一步深入,像向晧一样曾经带“长”,如今却是一般干部的人并不在少数。如何填补心理上的落差、消解“失重”带来的痛感,是他们需要共同跨越的一道坎儿。  在记者看来,“疗伤”的方式多种多样。然而,在“改革阵痛”集中释放的当下,像向晧一样坚守岗位继续拼搏,恰恰是最可贵也是最明智的选择。  谁的军旅都不可能一帆风顺。无论是适应大环境还是主动调整个人状态,军人的胸膛里,热血永远不会冷却;军人的字典里,也永远不会有“退缩”二字。  记者曾问过向晧下一步的打算,却没能得出一个明确的答案,但深夜里依然闪亮的电脑屏幕和被敲响的键盘,或许说出了他无言的答案。
要闻 更多>>

理大校长:校园维修需半年理大是“最大受害者”

GooglePlay公布2019最佳作品:Ablo成最佳应用位置没了,他靠什么克服“失重”带来的痛感#标题分割#  随着“脖子以下”改革逐步推进,向晧所在部队由团扩编成旅。走上团政治处主任岗位刚满2年的他隐隐约约预见到,自己的军旅之路将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职业危机:“下岗”。起初,他不知道该如何走出困局,后来想明白了:做人做事得凭良心,咱做政治工作这么多年,当改革改到自己头上的时候,不能说一套做一套!请关注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的详细报道——  他靠什么克服“失重”的痛感  ——陆军第77集团军某旅一名副团职干部的心路历程  ■解放军报记者 田鸿儒  尽管已过去1个多月,可陆军第77集团军某旅副团职干部向晧,依然对新班子任职命令到达部队的那一幕记忆犹新。  随着“脖子以下”改革逐步推进,向晧所在部队由团扩编成旅。走上团政治处主任岗位刚满2年的他隐隐约约预见到,自己的军旅之路将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职业危机:“下岗”。  4月25日晚11点半,正在办公室修改材料的向晧接到了期待已久的任职命令。他仔细阅读着传真电报上的每一句话,却始终没能找到他所期待的字眼。这意味着他将卸任领导职务,从“台前”走到“幕后”。  签上处理意见,他径直回到办公室,默默地点上一支烟,竟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——“总算是不用想它了。”然而这种轻松,不过是狂风暴雨前的片刻宁静。向晧发现,相较于内心震荡,因“失重”所带来的痛感更为剧烈而持久——  新班子任职命令宣布后,因营房紧张,向晧需腾出办公室供新上任领导使用。搬家那天,他独自将所有物品搬到了隔壁办公室,与一名正连职干事共用一张办公桌。当晚,直到办公楼其他房间灯光熄灭,向晧才走进那间曾经奋战了两年的办公室……他试图将昨日的光荣与梦想打包带走,与过去痛快告别,可那些记忆重若千钧,哪能说忘就忘……  “这事儿搁谁身上会没点想法?”向晧的眼眶有些泛红。2年前,在刚刚履新团政治处主任之际,他浑身充满干劲,计划着在这个岗位上好好干几年。可千算万算,谁算到会这样。  随之而来的,还有接连不断的尴尬。任职命令宣布后的第一次机关干部集合,向晧习惯性地站上了领导位置,站定后的他才意识到不对劲,又匆匆忙忙地挤进队伍中;某次与新上任领导转部队,突然从身后传来一声“首长”,他本能地转过头想问一句“什么事儿”,可立即反应过来首长身份已成过去,话到嘴边又硬生生地吞了回去……  “你问我心理落差有多大,毫不夸张地讲,我觉得自己突然间找不到坐标。”向晧深吸一口气,试图抚平内心的波澜。“现在还会感到落差吗?”记者好奇。向晧点点头,“还是会有,只不过没那么强烈罢了。”他告诉记者,起初,他不知道该如何走出困局,索性就用高强度的工作填满自己,让自己没有时间、没有心思去想那么多。后来干着干着,他也想明白了:做人做事得凭良心,咱做政治工作这么多年,当改革改到自己头上的时候,不能说一套做一套!  翻看向晧近期工作清单,密密麻麻地罗列着10余条大项任务,点灯熬油自是不必多说。记者了解到,向晧的家就在驻地,离部队不过2公里远,自部队扩编成旅以来,他就只回去过1次。“当团主任时,他就是出了名的‘拼命三郎’,现在不是领导了,却比原来更拼!”“看着他如此饱满的精神状态,谁都会被深深感染”……采访了一圈,大家讨论最多、赞叹最多的,都是向晧身上体现出的拼搏与担当。  夜已深,向晧办公室依旧灯火通明,在这仲夏的黑夜里,那束光显得格外的亮……  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向晧为化名)  记者手记  采访向晧,短短2个多小时,他就把一个30厘米见方的烟灰缸塞满了烟头——从开始到结束,一根接着一根。  随着“脖子以下”改革进一步深入,像向晧一样曾经带“长”,如今却是一般干部的人并不在少数。如何填补心理上的落差、消解“失重”带来的痛感,是他们需要共同跨越的一道坎儿。  在记者看来,“疗伤”的方式多种多样。然而,在“改革阵痛”集中释放的当下,像向晧一样坚守岗位继续拼搏,恰恰是最可贵也是最明智的选择。  谁的军旅都不可能一帆风顺。无论是适应大环境还是主动调整个人状态,军人的胸膛里,热血永远不会冷却;军人的字典里,也永远不会有“退缩”二字。  记者曾问过向晧下一步的打算,却没能得出一个明确的答案,但深夜里依然闪亮的电脑屏幕和被敲响的键盘,或许说出了他无言的答案。【查看全文】

首页热点
活动
国内新闻 更多>>
江西“三公”经费降低近一成

研究证明牵手不仅能同步脑电波,还能缓解头痛位置没了,他靠什么克服“失重”带来的痛感#标题分割#  随着“脖子以下”改革逐步推进,向晧所在部队由团扩编成旅。走上团政治处主任岗位刚满2年的他隐隐约约预见到,自己的军旅之路将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职业危机:“下岗”。起初,他不知道该如何走出困局,后来想明白了:做人做事得凭良心,咱做政治工作这么多年,当改革改到自己头上的时候,不能说一套做一套!请关注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的详细报道——  他靠什么克服“失重”的痛感  ——陆军第77集团军某旅一名副团职干部的心路历程  ■解放军报记者 田鸿儒  尽管已过去1个多月,可陆军第77集团军某旅副团职干部向晧,依然对新班子任职命令到达部队的那一幕记忆犹新。  随着“脖子以下”改革逐步推进,向晧所在部队由团扩编成旅。走上团政治处主任岗位刚满2年的他隐隐约约预见到,自己的军旅之路将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职业危机:“下岗”。  4月25日晚11点半,正在办公室修改材料的向晧接到了期待已久的任职命令。他仔细阅读着传真电报上的每一句话,却始终没能找到他所期待的字眼。这意味着他将卸任领导职务,从“台前”走到“幕后”。  签上处理意见,他径直回到办公室,默默地点上一支烟,竟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——“总算是不用想它了。”然而这种轻松,不过是狂风暴雨前的片刻宁静。向晧发现,相较于内心震荡,因“失重”所带来的痛感更为剧烈而持久——  新班子任职命令宣布后,因营房紧张,向晧需腾出办公室供新上任领导使用。搬家那天,他独自将所有物品搬到了隔壁办公室,与一名正连职干事共用一张办公桌。当晚,直到办公楼其他房间灯光熄灭,向晧才走进那间曾经奋战了两年的办公室……他试图将昨日的光荣与梦想打包带走,与过去痛快告别,可那些记忆重若千钧,哪能说忘就忘……  “这事儿搁谁身上会没点想法?”向晧的眼眶有些泛红。2年前,在刚刚履新团政治处主任之际,他浑身充满干劲,计划着在这个岗位上好好干几年。可千算万算,谁算到会这样。  随之而来的,还有接连不断的尴尬。任职命令宣布后的第一次机关干部集合,向晧习惯性地站上了领导位置,站定后的他才意识到不对劲,又匆匆忙忙地挤进队伍中;某次与新上任领导转部队,突然从身后传来一声“首长”,他本能地转过头想问一句“什么事儿”,可立即反应过来首长身份已成过去,话到嘴边又硬生生地吞了回去……  “你问我心理落差有多大,毫不夸张地讲,我觉得自己突然间找不到坐标。”向晧深吸一口气,试图抚平内心的波澜。“现在还会感到落差吗?”记者好奇。向晧点点头,“还是会有,只不过没那么强烈罢了。”他告诉记者,起初,他不知道该如何走出困局,索性就用高强度的工作填满自己,让自己没有时间、没有心思去想那么多。后来干着干着,他也想明白了:做人做事得凭良心,咱做政治工作这么多年,当改革改到自己头上的时候,不能说一套做一套!  翻看向晧近期工作清单,密密麻麻地罗列着10余条大项任务,点灯熬油自是不必多说。记者了解到,向晧的家就在驻地,离部队不过2公里远,自部队扩编成旅以来,他就只回去过1次。“当团主任时,他就是出了名的‘拼命三郎’,现在不是领导了,却比原来更拼!”“看着他如此饱满的精神状态,谁都会被深深感染”……采访了一圈,大家讨论最多、赞叹最多的,都是向晧身上体现出的拼搏与担当。  夜已深,向晧办公室依旧灯火通明,在这仲夏的黑夜里,那束光显得格外的亮……  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向晧为化名)  记者手记  采访向晧,短短2个多小时,他就把一个30厘米见方的烟灰缸塞满了烟头——从开始到结束,一根接着一根。  随着“脖子以下”改革进一步深入,像向晧一样曾经带“长”,如今却是一般干部的人并不在少数。如何填补心理上的落差、消解“失重”带来的痛感,是他们需要共同跨越的一道坎儿。  在记者看来,“疗伤”的方式多种多样。然而,在“改革阵痛”集中释放的当下,像向晧一样坚守岗位继续拼搏,恰恰是最可贵也是最明智的选择。  谁的军旅都不可能一帆风顺。无论是适应大环境还是主动调整个人状态,军人的胸膛里,热血永远不会冷却;军人的字典里,也永远不会有“退缩”二字。  记者曾问过向晧下一步的打算,却没能得出一个明确的答案,但深夜里依然闪亮的电脑屏幕和被敲响的键盘,或许说出了他无言的答案。

国际新闻 更多>>
另类创客:这对80后小夫妻靠它开起合作社开拓新天地

易纲求是刊文:坚守币值稳定目标实施稳健货币政策位置没了,他靠什么克服“失重”带来的痛感#标题分割#  随着“脖子以下”改革逐步推进,向晧所在部队由团扩编成旅。走上团政治处主任岗位刚满2年的他隐隐约约预见到,自己的军旅之路将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职业危机:“下岗”。起初,他不知道该如何走出困局,后来想明白了:做人做事得凭良心,咱做政治工作这么多年,当改革改到自己头上的时候,不能说一套做一套!请关注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的详细报道——  他靠什么克服“失重”的痛感  ——陆军第77集团军某旅一名副团职干部的心路历程  ■解放军报记者 田鸿儒  尽管已过去1个多月,可陆军第77集团军某旅副团职干部向晧,依然对新班子任职命令到达部队的那一幕记忆犹新。  随着“脖子以下”改革逐步推进,向晧所在部队由团扩编成旅。走上团政治处主任岗位刚满2年的他隐隐约约预见到,自己的军旅之路将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职业危机:“下岗”。  4月25日晚11点半,正在办公室修改材料的向晧接到了期待已久的任职命令。他仔细阅读着传真电报上的每一句话,却始终没能找到他所期待的字眼。这意味着他将卸任领导职务,从“台前”走到“幕后”。  签上处理意见,他径直回到办公室,默默地点上一支烟,竟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——“总算是不用想它了。”然而这种轻松,不过是狂风暴雨前的片刻宁静。向晧发现,相较于内心震荡,因“失重”所带来的痛感更为剧烈而持久——  新班子任职命令宣布后,因营房紧张,向晧需腾出办公室供新上任领导使用。搬家那天,他独自将所有物品搬到了隔壁办公室,与一名正连职干事共用一张办公桌。当晚,直到办公楼其他房间灯光熄灭,向晧才走进那间曾经奋战了两年的办公室……他试图将昨日的光荣与梦想打包带走,与过去痛快告别,可那些记忆重若千钧,哪能说忘就忘……  “这事儿搁谁身上会没点想法?”向晧的眼眶有些泛红。2年前,在刚刚履新团政治处主任之际,他浑身充满干劲,计划着在这个岗位上好好干几年。可千算万算,谁算到会这样。  随之而来的,还有接连不断的尴尬。任职命令宣布后的第一次机关干部集合,向晧习惯性地站上了领导位置,站定后的他才意识到不对劲,又匆匆忙忙地挤进队伍中;某次与新上任领导转部队,突然从身后传来一声“首长”,他本能地转过头想问一句“什么事儿”,可立即反应过来首长身份已成过去,话到嘴边又硬生生地吞了回去……  “你问我心理落差有多大,毫不夸张地讲,我觉得自己突然间找不到坐标。”向晧深吸一口气,试图抚平内心的波澜。“现在还会感到落差吗?”记者好奇。向晧点点头,“还是会有,只不过没那么强烈罢了。”他告诉记者,起初,他不知道该如何走出困局,索性就用高强度的工作填满自己,让自己没有时间、没有心思去想那么多。后来干着干着,他也想明白了:做人做事得凭良心,咱做政治工作这么多年,当改革改到自己头上的时候,不能说一套做一套!  翻看向晧近期工作清单,密密麻麻地罗列着10余条大项任务,点灯熬油自是不必多说。记者了解到,向晧的家就在驻地,离部队不过2公里远,自部队扩编成旅以来,他就只回去过1次。“当团主任时,他就是出了名的‘拼命三郎’,现在不是领导了,却比原来更拼!”“看着他如此饱满的精神状态,谁都会被深深感染”……采访了一圈,大家讨论最多、赞叹最多的,都是向晧身上体现出的拼搏与担当。  夜已深,向晧办公室依旧灯火通明,在这仲夏的黑夜里,那束光显得格外的亮……  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向晧为化名)  记者手记  采访向晧,短短2个多小时,他就把一个30厘米见方的烟灰缸塞满了烟头——从开始到结束,一根接着一根。  随着“脖子以下”改革进一步深入,像向晧一样曾经带“长”,如今却是一般干部的人并不在少数。如何填补心理上的落差、消解“失重”带来的痛感,是他们需要共同跨越的一道坎儿。  在记者看来,“疗伤”的方式多种多样。然而,在“改革阵痛”集中释放的当下,像向晧一样坚守岗位继续拼搏,恰恰是最可贵也是最明智的选择。  谁的军旅都不可能一帆风顺。无论是适应大环境还是主动调整个人状态,军人的胸膛里,热血永远不会冷却;军人的字典里,也永远不会有“退缩”二字。  记者曾问过向晧下一步的打算,却没能得出一个明确的答案,但深夜里依然闪亮的电脑屏幕和被敲响的键盘,或许说出了他无言的答案。

教育新闻 更多>>
法治社会新闻 更多>>
余永定:不能让经济增速跌破“6”的界限

美国华盛顿州一小学停车场发生枪击事件位置没了,他靠什么克服“失重”带来的痛感#标题分割#  随着“脖子以下”改革逐步推进,向晧所在部队由团扩编成旅。走上团政治处主任岗位刚满2年的他隐隐约约预见到,自己的军旅之路将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职业危机:“下岗”。起初,他不知道该如何走出困局,后来想明白了:做人做事得凭良心,咱做政治工作这么多年,当改革改到自己头上的时候,不能说一套做一套!请关注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的详细报道——  他靠什么克服“失重”的痛感  ——陆军第77集团军某旅一名副团职干部的心路历程  ■解放军报记者 田鸿儒  尽管已过去1个多月,可陆军第77集团军某旅副团职干部向晧,依然对新班子任职命令到达部队的那一幕记忆犹新。  随着“脖子以下”改革逐步推进,向晧所在部队由团扩编成旅。走上团政治处主任岗位刚满2年的他隐隐约约预见到,自己的军旅之路将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职业危机:“下岗”。  4月25日晚11点半,正在办公室修改材料的向晧接到了期待已久的任职命令。他仔细阅读着传真电报上的每一句话,却始终没能找到他所期待的字眼。这意味着他将卸任领导职务,从“台前”走到“幕后”。  签上处理意见,他径直回到办公室,默默地点上一支烟,竟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——“总算是不用想它了。”然而这种轻松,不过是狂风暴雨前的片刻宁静。向晧发现,相较于内心震荡,因“失重”所带来的痛感更为剧烈而持久——  新班子任职命令宣布后,因营房紧张,向晧需腾出办公室供新上任领导使用。搬家那天,他独自将所有物品搬到了隔壁办公室,与一名正连职干事共用一张办公桌。当晚,直到办公楼其他房间灯光熄灭,向晧才走进那间曾经奋战了两年的办公室……他试图将昨日的光荣与梦想打包带走,与过去痛快告别,可那些记忆重若千钧,哪能说忘就忘……  “这事儿搁谁身上会没点想法?”向晧的眼眶有些泛红。2年前,在刚刚履新团政治处主任之际,他浑身充满干劲,计划着在这个岗位上好好干几年。可千算万算,谁算到会这样。  随之而来的,还有接连不断的尴尬。任职命令宣布后的第一次机关干部集合,向晧习惯性地站上了领导位置,站定后的他才意识到不对劲,又匆匆忙忙地挤进队伍中;某次与新上任领导转部队,突然从身后传来一声“首长”,他本能地转过头想问一句“什么事儿”,可立即反应过来首长身份已成过去,话到嘴边又硬生生地吞了回去……  “你问我心理落差有多大,毫不夸张地讲,我觉得自己突然间找不到坐标。”向晧深吸一口气,试图抚平内心的波澜。“现在还会感到落差吗?”记者好奇。向晧点点头,“还是会有,只不过没那么强烈罢了。”他告诉记者,起初,他不知道该如何走出困局,索性就用高强度的工作填满自己,让自己没有时间、没有心思去想那么多。后来干着干着,他也想明白了:做人做事得凭良心,咱做政治工作这么多年,当改革改到自己头上的时候,不能说一套做一套!  翻看向晧近期工作清单,密密麻麻地罗列着10余条大项任务,点灯熬油自是不必多说。记者了解到,向晧的家就在驻地,离部队不过2公里远,自部队扩编成旅以来,他就只回去过1次。“当团主任时,他就是出了名的‘拼命三郎’,现在不是领导了,却比原来更拼!”“看着他如此饱满的精神状态,谁都会被深深感染”……采访了一圈,大家讨论最多、赞叹最多的,都是向晧身上体现出的拼搏与担当。  夜已深,向晧办公室依旧灯火通明,在这仲夏的黑夜里,那束光显得格外的亮……  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向晧为化名)  记者手记  采访向晧,短短2个多小时,他就把一个30厘米见方的烟灰缸塞满了烟头——从开始到结束,一根接着一根。  随着“脖子以下”改革进一步深入,像向晧一样曾经带“长”,如今却是一般干部的人并不在少数。如何填补心理上的落差、消解“失重”带来的痛感,是他们需要共同跨越的一道坎儿。  在记者看来,“疗伤”的方式多种多样。然而,在“改革阵痛”集中释放的当下,像向晧一样坚守岗位继续拼搏,恰恰是最可贵也是最明智的选择。  谁的军旅都不可能一帆风顺。无论是适应大环境还是主动调整个人状态,军人的胸膛里,热血永远不会冷却;军人的字典里,也永远不会有“退缩”二字。  记者曾问过向晧下一步的打算,却没能得出一个明确的答案,但深夜里依然闪亮的电脑屏幕和被敲响的键盘,或许说出了他无言的答案。

图片新闻 更多>>
经济新闻 更多>>
舆情 更多>>
中信证券:小米集团维持买入评级目标价12.8港元
吉林省检察院原副检察长谢茂田等4人被提起公诉位置没了,他靠什么克服“失重”带来的痛感#标题分割#  随着“脖子以下”改革逐步推进,向晧所在部队由团扩编成旅。走上团政治处主任岗位刚满2年的他隐隐约约预见到,自己的军旅之路将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职业危机:“下岗”。起初,他不知道该如何走出困局,后来想明白了:做人做事得凭良心,咱做政治工作这么多年,当改革改到自己头上的时候,不能说一套做一套!请关注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的详细报道——  他靠什么克服“失重”的痛感  ——陆军第77集团军某旅一名副团职干部的心路历程  ■解放军报记者 田鸿儒  尽管已过去1个多月,可陆军第77集团军某旅副团职干部向晧,依然对新班子任职命令到达部队的那一幕记忆犹新。  随着“脖子以下”改革逐步推进,向晧所在部队由团扩编成旅。走上团政治处主任岗位刚满2年的他隐隐约约预见到,自己的军旅之路将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职业危机:“下岗”。  4月25日晚11点半,正在办公室修改材料的向晧接到了期待已久的任职命令。他仔细阅读着传真电报上的每一句话,却始终没能找到他所期待的字眼。这意味着他将卸任领导职务,从“台前”走到“幕后”。  签上处理意见,他径直回到办公室,默默地点上一支烟,竟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——“总算是不用想它了。”然而这种轻松,不过是狂风暴雨前的片刻宁静。向晧发现,相较于内心震荡,因“失重”所带来的痛感更为剧烈而持久——  新班子任职命令宣布后,因营房紧张,向晧需腾出办公室供新上任领导使用。搬家那天,他独自将所有物品搬到了隔壁办公室,与一名正连职干事共用一张办公桌。当晚,直到办公楼其他房间灯光熄灭,向晧才走进那间曾经奋战了两年的办公室……他试图将昨日的光荣与梦想打包带走,与过去痛快告别,可那些记忆重若千钧,哪能说忘就忘……  “这事儿搁谁身上会没点想法?”向晧的眼眶有些泛红。2年前,在刚刚履新团政治处主任之际,他浑身充满干劲,计划着在这个岗位上好好干几年。可千算万算,谁算到会这样。  随之而来的,还有接连不断的尴尬。任职命令宣布后的第一次机关干部集合,向晧习惯性地站上了领导位置,站定后的他才意识到不对劲,又匆匆忙忙地挤进队伍中;某次与新上任领导转部队,突然从身后传来一声“首长”,他本能地转过头想问一句“什么事儿”,可立即反应过来首长身份已成过去,话到嘴边又硬生生地吞了回去……  “你问我心理落差有多大,毫不夸张地讲,我觉得自己突然间找不到坐标。”向晧深吸一口气,试图抚平内心的波澜。“现在还会感到落差吗?”记者好奇。向晧点点头,“还是会有,只不过没那么强烈罢了。”他告诉记者,起初,他不知道该如何走出困局,索性就用高强度的工作填满自己,让自己没有时间、没有心思去想那么多。后来干着干着,他也想明白了:做人做事得凭良心,咱做政治工作这么多年,当改革改到自己头上的时候,不能说一套做一套!  翻看向晧近期工作清单,密密麻麻地罗列着10余条大项任务,点灯熬油自是不必多说。记者了解到,向晧的家就在驻地,离部队不过2公里远,自部队扩编成旅以来,他就只回去过1次。“当团主任时,他就是出了名的‘拼命三郎’,现在不是领导了,却比原来更拼!”“看着他如此饱满的精神状态,谁都会被深深感染”……采访了一圈,大家讨论最多、赞叹最多的,都是向晧身上体现出的拼搏与担当。  夜已深,向晧办公室依旧灯火通明,在这仲夏的黑夜里,那束光显得格外的亮……  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向晧为化名)  记者手记  采访向晧,短短2个多小时,他就把一个30厘米见方的烟灰缸塞满了烟头——从开始到结束,一根接着一根。  随着“脖子以下”改革进一步深入,像向晧一样曾经带“长”,如今却是一般干部的人并不在少数。如何填补心理上的落差、消解“失重”带来的痛感,是他们需要共同跨越的一道坎儿。  在记者看来,“疗伤”的方式多种多样。然而,在“改革阵痛”集中释放的当下,像向晧一样坚守岗位继续拼搏,恰恰是最可贵也是最明智的选择。  谁的军旅都不可能一帆风顺。无论是适应大环境还是主动调整个人状态,军人的胸膛里,热血永远不会冷却;军人的字典里,也永远不会有“退缩”二字。  记者曾问过向晧下一步的打算,却没能得出一个明确的答案,但深夜里依然闪亮的电脑屏幕和被敲响的键盘,或许说出了他无言的答案。
专题新闻 更多>>
  • 现代将在东南亚建厂:投资15.5亿美元,设在印尼
    “台独”分子又造谣大陆干预选举台网友:神经病位置没了,他靠什么克服“失重”带来的痛感#标题分割#  随着“脖子以下”改革逐步推进,向晧所在部队由团扩编成旅。走上团政治处主任岗位刚满2年的他隐隐约约预见到,自己的军旅之路将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职业危机:“下岗”。起初,他不知道该如何走出困局,后来想明白了:做人做事得凭良心,咱做政治工作这么多年,当改革改到自己头上的时候,不能说一套做一套!请关注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的详细报道——  他靠什么克服“失重”的痛感  ——陆军第77集团军某旅一名副团职干部的心路历程  ■解放军报记者 田鸿儒  尽管已过去1个多月,可陆军第77集团军某旅副团职干部向晧,依然对新班子任职命令到达部队的那一幕记忆犹新。  随着“脖子以下”改革逐步推进,向晧所在部队由团扩编成旅。走上团政治处主任岗位刚满2年的他隐隐约约预见到,自己的军旅之路将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职业危机:“下岗”。  4月25日晚11点半,正在办公室修改材料的向晧接到了期待已久的任职命令。他仔细阅读着传真电报上的每一句话,却始终没能找到他所期待的字眼。这意味着他将卸任领导职务,从“台前”走到“幕后”。  签上处理意见,他径直回到办公室,默默地点上一支烟,竟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——“总算是不用想它了。”然而这种轻松,不过是狂风暴雨前的片刻宁静。向晧发现,相较于内心震荡,因“失重”所带来的痛感更为剧烈而持久——  新班子任职命令宣布后,因营房紧张,向晧需腾出办公室供新上任领导使用。搬家那天,他独自将所有物品搬到了隔壁办公室,与一名正连职干事共用一张办公桌。当晚,直到办公楼其他房间灯光熄灭,向晧才走进那间曾经奋战了两年的办公室……他试图将昨日的光荣与梦想打包带走,与过去痛快告别,可那些记忆重若千钧,哪能说忘就忘……  “这事儿搁谁身上会没点想法?”向晧的眼眶有些泛红。2年前,在刚刚履新团政治处主任之际,他浑身充满干劲,计划着在这个岗位上好好干几年。可千算万算,谁算到会这样。  随之而来的,还有接连不断的尴尬。任职命令宣布后的第一次机关干部集合,向晧习惯性地站上了领导位置,站定后的他才意识到不对劲,又匆匆忙忙地挤进队伍中;某次与新上任领导转部队,突然从身后传来一声“首长”,他本能地转过头想问一句“什么事儿”,可立即反应过来首长身份已成过去,话到嘴边又硬生生地吞了回去……  “你问我心理落差有多大,毫不夸张地讲,我觉得自己突然间找不到坐标。”向晧深吸一口气,试图抚平内心的波澜。“现在还会感到落差吗?”记者好奇。向晧点点头,“还是会有,只不过没那么强烈罢了。”他告诉记者,起初,他不知道该如何走出困局,索性就用高强度的工作填满自己,让自己没有时间、没有心思去想那么多。后来干着干着,他也想明白了:做人做事得凭良心,咱做政治工作这么多年,当改革改到自己头上的时候,不能说一套做一套!  翻看向晧近期工作清单,密密麻麻地罗列着10余条大项任务,点灯熬油自是不必多说。记者了解到,向晧的家就在驻地,离部队不过2公里远,自部队扩编成旅以来,他就只回去过1次。“当团主任时,他就是出了名的‘拼命三郎’,现在不是领导了,却比原来更拼!”“看着他如此饱满的精神状态,谁都会被深深感染”……采访了一圈,大家讨论最多、赞叹最多的,都是向晧身上体现出的拼搏与担当。  夜已深,向晧办公室依旧灯火通明,在这仲夏的黑夜里,那束光显得格外的亮……  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向晧为化名)  记者手记  采访向晧,短短2个多小时,他就把一个30厘米见方的烟灰缸塞满了烟头——从开始到结束,一根接着一根。  随着“脖子以下”改革进一步深入,像向晧一样曾经带“长”,如今却是一般干部的人并不在少数。如何填补心理上的落差、消解“失重”带来的痛感,是他们需要共同跨越的一道坎儿。  在记者看来,“疗伤”的方式多种多样。然而,在“改革阵痛”集中释放的当下,像向晧一样坚守岗位继续拼搏,恰恰是最可贵也是最明智的选择。  谁的军旅都不可能一帆风顺。无论是适应大环境还是主动调整个人状态,军人的胸膛里,热血永远不会冷却;军人的字典里,也永远不会有“退缩”二字。  记者曾问过向晧下一步的打算,却没能得出一个明确的答案,但深夜里依然闪亮的电脑屏幕和被敲响的键盘,或许说出了他无言的答案。
    新京报谈广州地陷事故:救援之后也需彻查原因
  • 广州地铁施工路面塌陷3名失联人员2人身份确认
    四家股东牵涉合同纠纷天夏智慧45.79%股份被冻结位置没了,他靠什么克服“失重”带来的痛感#标题分割#  随着“脖子以下”改革逐步推进,向晧所在部队由团扩编成旅。走上团政治处主任岗位刚满2年的他隐隐约约预见到,自己的军旅之路将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职业危机:“下岗”。起初,他不知道该如何走出困局,后来想明白了:做人做事得凭良心,咱做政治工作这么多年,当改革改到自己头上的时候,不能说一套做一套!请关注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的详细报道——  他靠什么克服“失重”的痛感  ——陆军第77集团军某旅一名副团职干部的心路历程  ■解放军报记者 田鸿儒  尽管已过去1个多月,可陆军第77集团军某旅副团职干部向晧,依然对新班子任职命令到达部队的那一幕记忆犹新。  随着“脖子以下”改革逐步推进,向晧所在部队由团扩编成旅。走上团政治处主任岗位刚满2年的他隐隐约约预见到,自己的军旅之路将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职业危机:“下岗”。  4月25日晚11点半,正在办公室修改材料的向晧接到了期待已久的任职命令。他仔细阅读着传真电报上的每一句话,却始终没能找到他所期待的字眼。这意味着他将卸任领导职务,从“台前”走到“幕后”。  签上处理意见,他径直回到办公室,默默地点上一支烟,竟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——“总算是不用想它了。”然而这种轻松,不过是狂风暴雨前的片刻宁静。向晧发现,相较于内心震荡,因“失重”所带来的痛感更为剧烈而持久——  新班子任职命令宣布后,因营房紧张,向晧需腾出办公室供新上任领导使用。搬家那天,他独自将所有物品搬到了隔壁办公室,与一名正连职干事共用一张办公桌。当晚,直到办公楼其他房间灯光熄灭,向晧才走进那间曾经奋战了两年的办公室……他试图将昨日的光荣与梦想打包带走,与过去痛快告别,可那些记忆重若千钧,哪能说忘就忘……  “这事儿搁谁身上会没点想法?”向晧的眼眶有些泛红。2年前,在刚刚履新团政治处主任之际,他浑身充满干劲,计划着在这个岗位上好好干几年。可千算万算,谁算到会这样。  随之而来的,还有接连不断的尴尬。任职命令宣布后的第一次机关干部集合,向晧习惯性地站上了领导位置,站定后的他才意识到不对劲,又匆匆忙忙地挤进队伍中;某次与新上任领导转部队,突然从身后传来一声“首长”,他本能地转过头想问一句“什么事儿”,可立即反应过来首长身份已成过去,话到嘴边又硬生生地吞了回去……  “你问我心理落差有多大,毫不夸张地讲,我觉得自己突然间找不到坐标。”向晧深吸一口气,试图抚平内心的波澜。“现在还会感到落差吗?”记者好奇。向晧点点头,“还是会有,只不过没那么强烈罢了。”他告诉记者,起初,他不知道该如何走出困局,索性就用高强度的工作填满自己,让自己没有时间、没有心思去想那么多。后来干着干着,他也想明白了:做人做事得凭良心,咱做政治工作这么多年,当改革改到自己头上的时候,不能说一套做一套!  翻看向晧近期工作清单,密密麻麻地罗列着10余条大项任务,点灯熬油自是不必多说。记者了解到,向晧的家就在驻地,离部队不过2公里远,自部队扩编成旅以来,他就只回去过1次。“当团主任时,他就是出了名的‘拼命三郎’,现在不是领导了,却比原来更拼!”“看着他如此饱满的精神状态,谁都会被深深感染”……采访了一圈,大家讨论最多、赞叹最多的,都是向晧身上体现出的拼搏与担当。  夜已深,向晧办公室依旧灯火通明,在这仲夏的黑夜里,那束光显得格外的亮……  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向晧为化名)  记者手记  采访向晧,短短2个多小时,他就把一个30厘米见方的烟灰缸塞满了烟头——从开始到结束,一根接着一根。  随着“脖子以下”改革进一步深入,像向晧一样曾经带“长”,如今却是一般干部的人并不在少数。如何填补心理上的落差、消解“失重”带来的痛感,是他们需要共同跨越的一道坎儿。  在记者看来,“疗伤”的方式多种多样。然而,在“改革阵痛”集中释放的当下,像向晧一样坚守岗位继续拼搏,恰恰是最可贵也是最明智的选择。  谁的军旅都不可能一帆风顺。无论是适应大环境还是主动调整个人状态,军人的胸膛里,热血永远不会冷却;军人的字典里,也永远不会有“退缩”二字。  记者曾问过向晧下一步的打算,却没能得出一个明确的答案,但深夜里依然闪亮的电脑屏幕和被敲响的键盘,或许说出了他无言的答案。
    高盛预测2020年十大市场主题哪些标的最有“钱”景?
  • 陈峰:重庆70%的国际航线是我们开的
    中央层面523项涉企经营许可事项纳入证照分离改革位置没了,他靠什么克服“失重”带来的痛感#标题分割#  随着“脖子以下”改革逐步推进,向晧所在部队由团扩编成旅。走上团政治处主任岗位刚满2年的他隐隐约约预见到,自己的军旅之路将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职业危机:“下岗”。起初,他不知道该如何走出困局,后来想明白了:做人做事得凭良心,咱做政治工作这么多年,当改革改到自己头上的时候,不能说一套做一套!请关注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的详细报道——  他靠什么克服“失重”的痛感  ——陆军第77集团军某旅一名副团职干部的心路历程  ■解放军报记者 田鸿儒  尽管已过去1个多月,可陆军第77集团军某旅副团职干部向晧,依然对新班子任职命令到达部队的那一幕记忆犹新。  随着“脖子以下”改革逐步推进,向晧所在部队由团扩编成旅。走上团政治处主任岗位刚满2年的他隐隐约约预见到,自己的军旅之路将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职业危机:“下岗”。  4月25日晚11点半,正在办公室修改材料的向晧接到了期待已久的任职命令。他仔细阅读着传真电报上的每一句话,却始终没能找到他所期待的字眼。这意味着他将卸任领导职务,从“台前”走到“幕后”。  签上处理意见,他径直回到办公室,默默地点上一支烟,竟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——“总算是不用想它了。”然而这种轻松,不过是狂风暴雨前的片刻宁静。向晧发现,相较于内心震荡,因“失重”所带来的痛感更为剧烈而持久——  新班子任职命令宣布后,因营房紧张,向晧需腾出办公室供新上任领导使用。搬家那天,他独自将所有物品搬到了隔壁办公室,与一名正连职干事共用一张办公桌。当晚,直到办公楼其他房间灯光熄灭,向晧才走进那间曾经奋战了两年的办公室……他试图将昨日的光荣与梦想打包带走,与过去痛快告别,可那些记忆重若千钧,哪能说忘就忘……  “这事儿搁谁身上会没点想法?”向晧的眼眶有些泛红。2年前,在刚刚履新团政治处主任之际,他浑身充满干劲,计划着在这个岗位上好好干几年。可千算万算,谁算到会这样。  随之而来的,还有接连不断的尴尬。任职命令宣布后的第一次机关干部集合,向晧习惯性地站上了领导位置,站定后的他才意识到不对劲,又匆匆忙忙地挤进队伍中;某次与新上任领导转部队,突然从身后传来一声“首长”,他本能地转过头想问一句“什么事儿”,可立即反应过来首长身份已成过去,话到嘴边又硬生生地吞了回去……  “你问我心理落差有多大,毫不夸张地讲,我觉得自己突然间找不到坐标。”向晧深吸一口气,试图抚平内心的波澜。“现在还会感到落差吗?”记者好奇。向晧点点头,“还是会有,只不过没那么强烈罢了。”他告诉记者,起初,他不知道该如何走出困局,索性就用高强度的工作填满自己,让自己没有时间、没有心思去想那么多。后来干着干着,他也想明白了:做人做事得凭良心,咱做政治工作这么多年,当改革改到自己头上的时候,不能说一套做一套!  翻看向晧近期工作清单,密密麻麻地罗列着10余条大项任务,点灯熬油自是不必多说。记者了解到,向晧的家就在驻地,离部队不过2公里远,自部队扩编成旅以来,他就只回去过1次。“当团主任时,他就是出了名的‘拼命三郎’,现在不是领导了,却比原来更拼!”“看着他如此饱满的精神状态,谁都会被深深感染”……采访了一圈,大家讨论最多、赞叹最多的,都是向晧身上体现出的拼搏与担当。  夜已深,向晧办公室依旧灯火通明,在这仲夏的黑夜里,那束光显得格外的亮……  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向晧为化名)  记者手记  采访向晧,短短2个多小时,他就把一个30厘米见方的烟灰缸塞满了烟头——从开始到结束,一根接着一根。  随着“脖子以下”改革进一步深入,像向晧一样曾经带“长”,如今却是一般干部的人并不在少数。如何填补心理上的落差、消解“失重”带来的痛感,是他们需要共同跨越的一道坎儿。  在记者看来,“疗伤”的方式多种多样。然而,在“改革阵痛”集中释放的当下,像向晧一样坚守岗位继续拼搏,恰恰是最可贵也是最明智的选择。  谁的军旅都不可能一帆风顺。无论是适应大环境还是主动调整个人状态,军人的胸膛里,热血永远不会冷却;军人的字典里,也永远不会有“退缩”二字。  记者曾问过向晧下一步的打算,却没能得出一个明确的答案,但深夜里依然闪亮的电脑屏幕和被敲响的键盘,或许说出了他无言的答案。
    国金策略评消费税草案%短期内
评论 更多>>
官方回应患者针灸后集体感染:系消毒不规范所致
传招行高管被带走理财平台钱端东窗事发位置没了,他靠什么克服“失重”带来的痛感#标题分割#  随着“脖子以下”改革逐步推进,向晧所在部队由团扩编成旅。走上团政治处主任岗位刚满2年的他隐隐约约预见到,自己的军旅之路将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职业危机:“下岗”。起初,他不知道该如何走出困局,后来想明白了:做人做事得凭良心,咱做政治工作这么多年,当改革改到自己头上的时候,不能说一套做一套!请关注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的详细报道——  他靠什么克服“失重”的痛感  ——陆军第77集团军某旅一名副团职干部的心路历程  ■解放军报记者 田鸿儒  尽管已过去1个多月,可陆军第77集团军某旅副团职干部向晧,依然对新班子任职命令到达部队的那一幕记忆犹新。  随着“脖子以下”改革逐步推进,向晧所在部队由团扩编成旅。走上团政治处主任岗位刚满2年的他隐隐约约预见到,自己的军旅之路将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职业危机:“下岗”。  4月25日晚11点半,正在办公室修改材料的向晧接到了期待已久的任职命令。他仔细阅读着传真电报上的每一句话,却始终没能找到他所期待的字眼。这意味着他将卸任领导职务,从“台前”走到“幕后”。  签上处理意见,他径直回到办公室,默默地点上一支烟,竟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——“总算是不用想它了。”然而这种轻松,不过是狂风暴雨前的片刻宁静。向晧发现,相较于内心震荡,因“失重”所带来的痛感更为剧烈而持久——  新班子任职命令宣布后,因营房紧张,向晧需腾出办公室供新上任领导使用。搬家那天,他独自将所有物品搬到了隔壁办公室,与一名正连职干事共用一张办公桌。当晚,直到办公楼其他房间灯光熄灭,向晧才走进那间曾经奋战了两年的办公室……他试图将昨日的光荣与梦想打包带走,与过去痛快告别,可那些记忆重若千钧,哪能说忘就忘……  “这事儿搁谁身上会没点想法?”向晧的眼眶有些泛红。2年前,在刚刚履新团政治处主任之际,他浑身充满干劲,计划着在这个岗位上好好干几年。可千算万算,谁算到会这样。  随之而来的,还有接连不断的尴尬。任职命令宣布后的第一次机关干部集合,向晧习惯性地站上了领导位置,站定后的他才意识到不对劲,又匆匆忙忙地挤进队伍中;某次与新上任领导转部队,突然从身后传来一声“首长”,他本能地转过头想问一句“什么事儿”,可立即反应过来首长身份已成过去,话到嘴边又硬生生地吞了回去……  “你问我心理落差有多大,毫不夸张地讲,我觉得自己突然间找不到坐标。”向晧深吸一口气,试图抚平内心的波澜。“现在还会感到落差吗?”记者好奇。向晧点点头,“还是会有,只不过没那么强烈罢了。”他告诉记者,起初,他不知道该如何走出困局,索性就用高强度的工作填满自己,让自己没有时间、没有心思去想那么多。后来干着干着,他也想明白了:做人做事得凭良心,咱做政治工作这么多年,当改革改到自己头上的时候,不能说一套做一套!  翻看向晧近期工作清单,密密麻麻地罗列着10余条大项任务,点灯熬油自是不必多说。记者了解到,向晧的家就在驻地,离部队不过2公里远,自部队扩编成旅以来,他就只回去过1次。“当团主任时,他就是出了名的‘拼命三郎’,现在不是领导了,却比原来更拼!”“看着他如此饱满的精神状态,谁都会被深深感染”……采访了一圈,大家讨论最多、赞叹最多的,都是向晧身上体现出的拼搏与担当。  夜已深,向晧办公室依旧灯火通明,在这仲夏的黑夜里,那束光显得格外的亮……  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向晧为化名)  记者手记  采访向晧,短短2个多小时,他就把一个30厘米见方的烟灰缸塞满了烟头——从开始到结束,一根接着一根。  随着“脖子以下”改革进一步深入,像向晧一样曾经带“长”,如今却是一般干部的人并不在少数。如何填补心理上的落差、消解“失重”带来的痛感,是他们需要共同跨越的一道坎儿。  在记者看来,“疗伤”的方式多种多样。然而,在“改革阵痛”集中释放的当下,像向晧一样坚守岗位继续拼搏,恰恰是最可贵也是最明智的选择。  谁的军旅都不可能一帆风顺。无论是适应大环境还是主动调整个人状态,军人的胸膛里,热血永远不会冷却;军人的字典里,也永远不会有“退缩”二字。  记者曾问过向晧下一步的打算,却没能得出一个明确的答案,但深夜里依然闪亮的电脑屏幕和被敲响的键盘,或许说出了他无言的答案。
长三角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:完善区域性股权市场 里昂:光大绿色环保维持买入评级目标价降至8.1港元 生猪大量外调有效稳定国内肉价 李康:目前全球产业链重构处于低转移与逆转移趋势 中证报:国企改革“抓落实”进入关键期 王金尧:黄金今日如何操作黄金原油走势分析策略 《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》(全文) 滴滴顺风车试运营11日试运营城市乘客称安全繁琐 井口太小挖掘机无计可施14岁少年倒挂深井救女童 王毅会见韩国执政党党首:中韩要坚持以诚相待 授信规模超1000亿!上海再为科创企业发礼包 香港特区政府撤回港中大和港大2.5亿港币翻新拨款 邮政局:来自中国市场的全球跨境包裹占比已达38% 交银国际:2020年建议买入中国平安、美团点评等(股) 香港保安局:修例风波以来483名警员受伤 机构:前11月江苏省土地出让金达6116.7亿元 泽连斯基跑步机上录视频喊话普京:咱们必须对话 760万丙肝患者能以“平民价”吃“贵族药”了 银行二级资本债券发行11月份提速规模突破600亿元 电视的“面子”和创新终究逃不开木桶理论 三条高铁今同时开通运营织密“八纵八横”高铁网 小米集团总裁王翔上任:深感责任重大感谢雷总信任 中国太保斥27亿参与上海临港定向增发成第二大股东 伦敦恐袭凶手疑似同伙被捕英方警告模仿作案可能 锐明技术中签号出炉共3.89万个 黑五创纪录销售额74亿美元传统零售商面临两极分化 雅各臣科研制药中期纯利同比增30.5%至1.27亿港元 阿里巴巴“回家”港交所添新色 专访安佰深张曦轲:让科学家成为青少年偶像 央行开展3000亿元MLF操作 山东滨州中院原院长吴声受贿案一审获刑11年(图) 东旭光电:资产重组涉及专利较多股票继续停牌 第二届MSCIA股上市公司ESG培训举办270家公司参加 贝莱德对话渣打:兼顾防御性和收益,这类资产做得到 机构:北向资金创历史净流入期指分化区间盘整 女子放火错烧死一人后潜逃17年投案时身家超百万 呆萝卜总部已恢复办公创始人%过去 美国限制我外交官行动中方对等反制 中传成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研究院李怀亮任院长 美第一夫人被曝和特朗普分房睡还与继女不和 上海进博会启示录:开放中提升城市治理“品质” 高以翔真人秀录制过程中去世这节目到底有多虐? 把魔爪伸向香港起底这些美国非政府组织 荣耀V30现场5G唱歌演示翻车?老熊:静电干扰出现杂音 英国女王欲2年后退休民众想让王子威廉直接继位 152亿接盘成都环球会展融创跃升房企“地王” 印度高官:解放军三年对印“越界”1025次 午盘:制造业数据不及预期美股维持下跌局面 邮储银行获六战配基金顶格申配社保、央企基金齐聚 万亿资金调仓布局三大主线值得追踪 江苏要求未备案的校外线上培训机构不得开展培训活动 11月29日上市公司晚间公告速递 最强大脑皮层神经网络重建揭哺乳动物最大神经线路图 长城证券免去朱军副总裁职务任职时间超4年 快讯:零售概念早盘表现活跃合肥百货等多股涨停 研究显示近四分之一青少年“智能手机成瘾” 自主品牌新车低价刀刀见血能否守住40%市占率红线? 广东原省长朱小丹任河洛文化研究会理事会会长 谷歌两位联合创始人辞去管理职务:身家各增10亿美元 王允贵:人民币汇率不可精准预测 销售规模居高不下烈火烹油的房地产行业藏三大隐疾 中证报:PMI重回扩张区间逆周期调控仍需加码 搭伙印度日本欲“退群”区域自贸协定 土耳其里拉大幅贬值土总统呼吁国民抛售美元 100款违法违规APP下架整改光大银行、考拉海购在列 涉黑跨省逃犯在家中被抓破案关键线索竟是一只猫 北京头场冬雪催生新型商机:代堆雪人10厘米高25元 上海证券交易所河南基地揭牌成立 里昂:雅生活服务目标价升至30.9港元重申买入评级 11月全国农作物绝收38.1千公顷直接经济损失22.9亿 视频|顾强:头部公司3大特征好赛道硬科技高成长 苹果承认克里米亚属俄?英媒:仅对俄境内用户有效 全球贸易“最高法院”要凉凉?WTO上诉机构瘫痪在即 澳媒炒作“中国间谍”成笑柄民进党也被打脸 四中全会后的首次深改委会议强调了什么? 上海市与国家电投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《创变》解密万达开会迟到标准:比领导晚到就是迟到 是A股需要李大霄还是李大霄需要A股? 大爷去银行存10万柜员未当面点钞剩9万9谁担责? 华侨城出让上海苏河湾半数股权信德集团逾47亿接手 增值税法今起征求意见起征点为季销售额30万元 重庆将增“一网一谷一圈”服务科技成果转化 全球高企债务水平能否持续?泡沫或许很快就到来 女木乃伊文身意味着性欲?木乃伊文身秘密或破解 中国飞机租赁订购梦幻客机 中金:看好内房板块风险回报推荐融创及碧桂园服务 东岳硅材IPO过会高管借钱间接突击入股欲享资本盛宴 前11月地方债发行4.3万亿已超越去年全年 10月工业利润同比下降9.9%汽车制造业降幅持续收窄 花旗:欧舒丹维持买入评级上调目标价21.2港元 秘鲁一大巴车发生翻车事故已造成至少8人死亡 华仪电气子公司4.38亿元存款被强制划转 3条人命5宗罪“悍匪”冯学华一审被判死刑 消费税法征求意见稿:设置授权条款为改革留空间 苹果将每年发两次手机?郭明錤:低端型号或无发布会 国家医保药品谈判结果出炉7大好药入选医保 上周白条猪出厂价格每公斤40.95元环比下跌3.5% 工信部集体约谈18家垃圾信息问题严重企业(附名单) 唐军等人已送检察院审查起诉派生科技早盘大跌超8% 高以翔猝死多数网友认为娱乐节目难辞其咎 天夏智慧6亿借款逾期16个银行账户被冻结 OPEC+势将讨论减产协议履约问题俄罗斯寻求改变规则 势赢交易12月6日操作建议 国开行在银行间市场发行首单LPR浮息利率债 女子称祛斑不成反长一脸黑斑柳岩曾代言该产品 毛振华:警惕经济下行压力下再度依托国企稳增长 网售禁令满月后电子烟转战闲鱼用暗号购买 “黑五”开战美国零售商“咽下”关税成本 快讯:港股恒指平开小米业绩符合预期涨0.92% 复盘滴滴顺风车重启今年10月底才决定上线 新疆乌尔禾:小馕饼跃上大舞台特色馕打造大产业 凤雅家人诉陈岚名誉权案宣判:陈岚向女童母亲道歉 诺基亚将任命新董事长:曾担任网络业务部门前主管 李佐民:培训一礼拜就能变成数字浪潮的领导者了吗? 安徽亳源药业 金价恐再大跌15美元?今晚这两件大事恐搅动市场 11个月共回购131次现代牙科股价迎来逆转 携号转网昨启动隐形门槛怎么迈? 厦门海域一渔船遇险翻沉13人获救仍有4人失联 招标投标法草案:PPP达规定规模选社会资本方须招标 印度发射高分遥感卫星搭载13颗商用立方星 演员高以翔录节目身故竞技类综艺为何这么拼命? 范一飞谈支付业乱象:无证经营成市场乱象重要推手 “黑五”求生梅西百货凉凉 中银国际成A股第37家上市券商与中国银行关系受关注 南北船合体铸就全球之最A股公司望迎来资产重估机会 新京报:弘扬宪法精神推动现代化治理 圆桌会议二:点亮(湖南)保险科技新时代 男子酒驾叫人顶罪被抓包:凌晨2点撞护栏4点才报警 中国中铁:近期中标31个重大工程合计约471.34亿元 地沟油犯罪获刑一年为何网友觉得罚太轻? 柳州银行3股东拍卖2.5亿股不良贷款偏移度超400% 吴晓求谈发展资本市场误区一:把融资放在第一位 广西:与新加坡加强金融互融互通分享数字经济红利 疑似劳荣枝朋友圈曝光“感恩”十几分钟就被抓 高速“天价施救”成罗生门媒体:年度最佳悬疑剧 2019广东百强民企榜单发布:美的置业“黑马”杀出 商标曝光三星下代可折叠手机将隐藏铰链 11月份农业股回调四成混基亏损光大工银瑞信领涨 传神语联:科创外衣下的资本游戏?只是“翻译中介”? 5G初商用:购买5G手机后开通5G套餐要量力而行 2020北京米其林完整榜单明揭晓包含豆汁炸酱面等 报告显示:中国云专业服务商份额约占全球30% 沪江多项对赌协议即将触发创始团队面临出局 2025年销量占比达25%新能源汽车未来发展蓝图浮现 小区碰瓷不会造成实质性伤害?老人再作案被拘10日 老奶奶被救援直升机旋转200圈颅骨眼睛肿胀索赔 警方喊话“爆雷”P2P员工:退奖金!退提成! 1.2亿枚泰山纪念币上线“秒光”有人转手就赚了300% 盛运环保:资金周转困难到期未清偿债务47.27亿 村民捡到受伤“小鸡”带回家谁知这只鸡不普通 中概股收盘:阿里涨近一年半高点360金融飙涨近17% 洋私募转公募细节待定“外来和尚”陷募资窘境 FAA:将是波音新737MAX适航证书唯一颁发机构 28个知识点解读最高法发布的互联网司法白皮书 “病危”北约将迎来第30个成员普京发出严正警告 国内汽油柴油价格小幅上调每吨分别提高55元和50元 理大校长:校园维修需半年理大是“最大受害者” 叙利亚强烈谴责美国国会通过涉疆法案:违反国际法 土耳其大力发展国产化武器装备欲摆脱受制于人局面 为什么招聘都要35岁以下?与其恐慌不如磨练技能 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12月初通气两国元首高度关注 黑龙江规定房企购地需用自有资金对市场影响几何? 锦富技术总经理涉内幕交易被查公司2年历3任董事长 广西出版传媒集团原总裁杜森被开除党籍:以权谋私 内蒙古不再布局新的化工园区 暴力活动再现港警方斥示威者漠视市民和平意愿 渐行渐远的暴风TV 全国取消省界收费站进展:9116个站已连通99% 郭台铭:若那么在意柯文哲说什么就不用睡觉了 金正恩观看超大型火箭炮试射对结果“极大满意” 深汕合作区商品房解冻限购2套限售5年 花小钱能否防大病?互联网巨头的“互助”生意 中部崛起湖南发展稳中“有劲” 中信明明:为何今年的货币政策没有想象那么松? 缅甸发生5.2级地震震源深度10千米 席志勇:推动焦煤、焦炭期权上市加快气煤期货上市 广博控股拟转让昆仑信托5%股权股权已被悉数质押 垃圾信息严重扰民,工信部集体约谈小米等18家企业 内蒙古确诊1例腺鼠疫病例曾在鼠疫疫源地活动 受降雪天气影响北京公交6条线路采取停驶措施 日本各地频现“熊出没”:偷吃还袭击人 美农场破产量飙升24%创6年新高农业危机“在路上”? 专家:反思华为舆论危机HR和网络意见哪个更重要? 外媒:美国前总统卡特已经出院将在家中休养 所投私募基金遭遇违约风险康力电梯连收两份问询函 国务院:培育全球性先进制造业集群适时再降进口关税 北京冬奥村主体结构封顶赛后将作为人才公租房 澳大利亚士兵一战在法国牺牲103年后身份被确认 国防部:中俄南非首次在非洲南部举行海上联演 麦子金服涉嫌非法吸收存款15名高管被抓 华为又一折叠屏手机曝光华为MateX2要来了? NASA发现“超生黑洞”:疯狂速度每年孕育500颗恒星 “首席忽悠官”罗永浩这次可能被人忽悠了 本元支付遭警告:违反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 深证成指、创业板指、深证100等指数调整样本(附股) 陕西740余名大学生因大雪滞留滑雪场打地铺过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