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glish
邮箱
联系我们
网站地图
邮箱
旧版回顾


suncity288_官网下载

文章来源:SEO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2-15 23:25:50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suncity288_官网下载泪崩!孩子患重病,母亲要割肝救,父亲却落跑 #标题分割#不知道有没有学者专家做过统计,在孩子遇上了不耗费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情况下,一个家庭放弃治疗的几率有多大,其中母亲放弃或者父亲放弃的几率又各是多少。育姐不知道具体的数据,但是现实里却一次次出现类似的新闻:父亲决定放弃治疗,说着同样的理由:我不敢再赌,花钱下去孩子没治好怎么办,另一边的母亲们,却说什么都不肯放弃,哪怕自己再苦再累,只要孩子有机会就不放弃。最近扬州的葛牵云就遇上了这种令人痛苦不已的选择题,她18年出生的孩子小雨,在42天体检时,被确诊为“先天性胆管闭锁”。医生表示,如果不治疗,小雨活不过1周岁。这种病是肝内外感官出现阻塞,进而造成肝衰竭,不属于罕见病,治疗手法也比较成熟,几乎95%的孩子都能安全出院。如果选择做肝移植,长期存活率都达到了八成以上。哪怕这么高的治愈率,却还是吓退了葛牵云的丈夫张东,小雨的父亲。小两口去年才结婚,两个人同在工厂工作,小葛25岁,张东今年12月才满22,所以两人甚至都没领证,只是办了婚礼。小雨在去年做了一个过渡性手术,暂时疏通胆管保命。只是有必要做这个手术的人,基本上都是已经出现明显的肝硬化症状,若不做这个手术会很快肝衰竭死亡。孩子必须尽快做肝移植,否则危在旦夕。医生给出的解决方案是,最好让亲体移植先“顶上去”,以防外体肝源移植之前出现紧急状况。葛牵云决定听医生的了,这是她最珍视最重要的孩子,不就是割下自己三分之一的肝吗,又有什么不可以呢?没想到,除了她自己的父母,连丈夫都不同意这个决定。父母亲是心疼她,葛牵云只是坚持:孩子是心头肉,一想到他要离开,自己心里就会有窒息般的疼痛,不割肝给孩子,自己后悔一辈子。另一边,丈夫和婆家的态度确实更加反对,理由是不仅费用高,而且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。因此张东自己也不会去做配型,小夫妻因此产生矛盾,去年10月张东就离开了家,后来葛牵云去做配型时,他还再次打电话过来让她放弃。张东在面对记者的询问时,他说:“我太累了,所以放弃‘老婆’和孩子”。以前结婚开始就迁就葛牵云,不知道自己到底是“嫁”还是“娶”。孩子患病把钱花光了,以后费用那么高还不保证治好,复发怎么办?“以后日子还过不过了我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,长痛不如短痛。”好残忍的长痛不如短痛。确实亲体换肝基本费用20多万,外肝源30多万,后期费用还不算。小夫妻两家的经济条件也不好,只是听到一位父亲这样放弃自己的孩子,育姐还是心痛,尤其是在孩子母亲苦苦坚持的情况下。葛牵云则表示“我必须继续为小雨治疗。”对此,张东的回应是“我告诉你我决定放弃了,放弃孩子,也包括你。”目前葛牵云正在等着伦理审查,打算今年3/4月份做手术。虽然因为孩子生病,自己年迈的父母都很辛苦,却有一点她很欣慰,那就是:“现在看来,幸亏没有领到结婚证,否则没有小雨父亲的签字,伦理关通不过,换肝手术没法做。”我不管千万人阻挡,只想挽回你的生命,我的孩子!孩子生病需要大量金钱去治疗,被逼无奈选择放弃这件事,恐怕真的经历过的人,或者身边亲人有类似经历的人,都会说一句:也是真的不容易,也不能怪他。育姐也觉得,毕竟这么重的担子,即使作为父母,也有扛不住的一天。可是令育姐觉得心酸的是,在这些情况下,那些坚持着的妈妈和放弃的父亲之间的矛盾和对比。都说女子本弱,为母则刚,为何为父的男子,有时候还不如女子坚强呢?还是因为男性都更加理性,对于没把握的事情不愿尝试。有网友说,这是因为孩子不是男人十月怀胎生下的,他可能没办法那么紧密地立刻感受到和孩子的联系。当然,更多的父亲都和自己的孩子有着浓厚的亲情,只是有时候,血浓于水也没办法抵过残忍的经济朝天吼数据力。苦苦为孩子坚持的母亲,不止葛牵云这一位。去年年末,河北的某家医院里,一男子当着病床前孩子的面,打骂自己妻子,原因是想阻止妻子借钱给孩子治病。女儿第一次骨髓移植不成功,为了第二次移植,妻子想打电话借钱,丈夫直接在病床前,当着孩子的面打骂妻子。他说:“不看了,不治了,没钱了,我不可能为了她,下半辈子过上欠钱的日子。”因为后续治疗花的钱全是贷款来的,现在我(孩子父亲)一点信心都没有。如果她(孩子母亲)还想继续治疗就随她,我现在是没工作了。还有8岁儿子患了白血病,医生都表态孩子没有高危因素,非常适合做化疗,治愈率在80%左右,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。孩子母亲坚持想治病,孩子父亲却信任自己在网上查找的不实信息,甚至整个男方家族都认为孩子得了白血病就必死无疑,反对治疗。这位父亲奇葩到娘家的舅舅提出支付一半的治疗费,当地政府和爱心人士多次做工作都不同意给孩子治疗的地步。他说:是个无底洞,治不了也治不好,就在家算了吧。(治疗)那是医生在骗人,将来肯定会人财两空,现在还是把孩子放在家里,走一步是一步。也不是所有的父亲都如此决绝的放弃,育姐十分钦佩他们。15年四川杨仕刚3岁的儿子凯凯被查出患有儿童癌症之王——神经母细胞瘤。他和妻子相互服侍,花光积蓄赚钱养家,给孩子供医药费。天不从人愿,17年杨仕刚自己却被诊断出肝癌中晚期。这个时候孩子做了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,正在术后恢复中,杨仕刚坚决不想继续化疗,因为要把钱留给儿子,做完手术2个月不到继续出去打工。只是孩子的病再一次恶化,达到了“手脚瘫痪,大小便失禁”的地步,目前转到重症医学科治疗,他们已经欠了医院近10万。哪怕在这种环境下,杨仕刚还是没有放弃,他说:本来自己常年在外打工,也没有给孩子营造好的生活环境,对不起儿子。一个家两人生大病,无论都已经供不起,放弃自己的治疗是他心理的最佳选择。他说儿子活下去也是自己活下去的唯一希望,相信自己的身体,还能再撑下去。愿孩子们都健健康康,原上天给这些苦苦坚持的父母多些垂怜,减轻一些负担,让他们的孩子快点好起来,过上正常的日子。(原创作品,版权所有。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!)泪崩!孩子患重病,母亲要割肝救,父亲却落跑 #标题分割#不知道有没有学者专家做过统计,在孩子遇上了不耗费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情况下,一个家庭放弃治疗的几率有多大,其中母亲放弃或者父亲放弃的几率又各是多少。育姐不知道具体的数据,但是现实里却一次次出现类似的新闻:父亲决定放弃治疗,说着同样的理由:我不敢再赌,花钱下去孩子没治好怎么办,另一边的母亲们,却说什么都不肯放弃,哪怕自己再苦再累,只要孩子有机会就不放弃。最近扬州的葛牵云就遇上了这种令人痛苦不已的选择题,她18年出生的孩子小雨,在42天体检时,被确诊为“先天性胆管闭锁”。医生表示,如果不治疗,小雨活不过1周岁。这种病是肝内外感官出现阻塞,进而造成肝衰竭,不属于罕见病,治疗手法也比较成熟,几乎95%的孩子都能安全出院。如果选择做肝移植,长期存活率都达到了八成以上。哪怕这么高的治愈率,却还是吓退了葛牵云的丈夫张东,小雨的父亲。小两口去年才结婚,两个人同在工厂工作,小葛25岁,张东今年12月才满22,所以两人甚至都没领证,只是办了婚礼。小雨在去年做了一个过渡性手术,暂时疏通胆管保命。只是有必要做这个手术的人,基本上都是已经出现明显的肝硬化症状,若不做这个手术会很快肝衰竭死亡。孩子必须尽快做肝移植,否则危在旦夕。医生给出的解决方案是,最好让亲体移植先“顶上去”,以防外体肝源移植之前出现紧急状况。葛牵云决定听医生的了,这是她最珍视最重要的孩子,不就是割下自己三分之一的肝吗,又有什么不可以呢?没想到,除了她自己的父母,连丈夫都不同意这个决定。父母亲是心疼她,葛牵云只是坚持:孩子是心头肉,一想到他要离开,自己心里就会有窒息般的疼痛,不割肝给孩子,自己后悔一辈子。另一边,丈夫和婆家的态度确实更加反对,理由是不仅费用高,而且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。因此张东自己也不会去做配型,小夫妻因此产生矛盾,去年10月张东就离开了家,后来葛牵云去做配型时,他还再次打电话过来让她放弃。张东在面对记者的询问时,他说:“我太累了,所以放弃‘老婆’和孩子”。以前结婚开始就迁就葛牵云,不知道自己到底是“嫁”还是“娶”。孩子患病把钱花光了,以后费用那么高还不保证治好,复发怎么办?“以后日子还过不过了我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,长痛不如短痛。”好残忍的长痛不如短痛。确实亲体换肝基本费用20多万,外肝源30多万,后期费用还不算。小夫妻两家的经济条件也不好,只是听到一位父亲这样放弃自己的孩子,育姐还是心痛,尤其是在孩子母亲苦苦坚持的情况下。葛牵云则表示“我必须继续为小雨治疗。”对此,张东的回应是“我告诉你我决定放弃了,放弃孩子,也包括你。”目前葛牵云正在等着伦理审查,打算今年3/4月份做手术。虽然因为孩子生病,自己年迈的父母都很辛苦,却有一点她很欣慰,那就是:“现在看来,幸亏没有领到结婚证,否则没有小雨父亲的签字,伦理关通不过,换肝手术没法做。”我不管千万人阻挡,只想挽回你的生命,我的孩子!孩子生病需要大量金钱去治疗,被逼无奈选择放弃这件事,恐怕真的经历过的人,或者身边亲人有类似经历的人,都会说一句:也是真的不容易,也不能怪他。育姐也觉得,毕竟这么重的担子,即使作为父母,也有扛不住的一天。可是令育姐觉得心酸的是,在这些情况下,那些坚持着的妈妈和放弃的父亲之间的矛盾和对比。都说女子本弱,为母则刚,为何为父的男子,有时候还不如女子坚强呢?还是因为男性都更加理性,对于没把握的事情不愿尝试。有网友说,这是因为孩子不是男人十月怀胎生下的,他可能没办法那么紧密地立刻感受到和孩子的联系。当然,更多的父亲都和自己的孩子有着浓厚的亲情,只是有时候,血浓于水也没办法抵过残忍的经济朝天吼数据力。苦苦为孩子坚持的母亲,不止葛牵云这一位。去年年末,河北的某家医院里,一男子当着病床前孩子的面,打骂自己妻子,原因是想阻止妻子借钱给孩子治病。女儿第一次骨髓移植不成功,为了第二次移植,妻子想打电话借钱,丈夫直接在病床前,当着孩子的面打骂妻子。他说:“不看了,不治了,没钱了,我不可能为了她,下半辈子过上欠钱的日子。”因为后续治疗花的钱全是贷款来的,现在我(孩子父亲)一点信心都没有。如果她(孩子母亲)还想继续治疗就随她,我现在是没工作了。还有8岁儿子患了白血病,医生都表态孩子没有高危因素,非常适合做化疗,治愈率在80%左右,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。孩子母亲坚持想治病,孩子父亲却信任自己在网上查找的不实信息,甚至整个男方家族都认为孩子得了白血病就必死无疑,反对治疗。这位父亲奇葩到娘家的舅舅提出支付一半的治疗费,当地政府和爱心人士多次做工作都不同意给孩子治疗的地步。他说:是个无底洞,治不了也治不好,就在家算了吧。(治疗)那是医生在骗人,将来肯定会人财两空,现在还是把孩子放在家里,走一步是一步。也不是所有的父亲都如此决绝的放弃,育姐十分钦佩他们。15年四川杨仕刚3岁的儿子凯凯被查出患有儿童癌症之王——神经母细胞瘤。他和妻子相互服侍,花光积蓄赚钱养家,给孩子供医药费。天不从人愿,17年杨仕刚自己却被诊断出肝癌中晚期。这个时候孩子做了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,正在术后恢复中,杨仕刚坚决不想继续化疗,因为要把钱留给儿子,做完手术2个月不到继续出去打工。只是孩子的病再一次恶化,达到了“手脚瘫痪,大小便失禁”的地步,目前转到重症医学科治疗,他们已经欠了医院近10万。哪怕在这种环境下,杨仕刚还是没有放弃,他说:本来自己常年在外打工,也没有给孩子营造好的生活环境,对不起儿子。一个家两人生大病,无论都已经供不起,放弃自己的治疗是他心理的最佳选择。他说儿子活下去也是自己活下去的唯一希望,相信自己的身体,还能再撑下去。愿孩子们都健健康康,原上天给这些苦苦坚持的父母多些垂怜,减轻一些负担,让他们的孩子快点好起来,过上正常的日子。(原创作品,版权所有。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!)泪崩!孩子患重病,母亲要割肝救,父亲却落跑 #标题分割#不知道有没有学者专家做过统计,在孩子遇上了不耗费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情况下,一个家庭放弃治疗的几率有多大,其中母亲放弃或者父亲放弃的几率又各是多少。育姐不知道具体的数据,但是现实里却一次次出现类似的新闻:父亲决定放弃治疗,说着同样的理由:我不敢再赌,花钱下去孩子没治好怎么办,另一边的母亲们,却说什么都不肯放弃,哪怕自己再苦再累,只要孩子有机会就不放弃。最近扬州的葛牵云就遇上了这种令人痛苦不已的选择题,她18年出生的孩子小雨,在42天体检时,被确诊为“先天性胆管闭锁”。医生表示,如果不治疗,小雨活不过1周岁。这种病是肝内外感官出现阻塞,进而造成肝衰竭,不属于罕见病,治疗手法也比较成熟,几乎95%的孩子都能安全出院。如果选择做肝移植,长期存活率都达到了八成以上。哪怕这么高的治愈率,却还是吓退了葛牵云的丈夫张东,小雨的父亲。小两口去年才结婚,两个人同在工厂工作,小葛25岁,张东今年12月才满22,所以两人甚至都没领证,只是办了婚礼。小雨在去年做了一个过渡性手术,暂时疏通胆管保命。只是有必要做这个手术的人,基本上都是已经出现明显的肝硬化症状,若不做这个手术会很快肝衰竭死亡。孩子必须尽快做肝移植,否则危在旦夕。医生给出的解决方案是,最好让亲体移植先“顶上去”,以防外体肝源移植之前出现紧急状况。葛牵云决定听医生的了,这是她最珍视最重要的孩子,不就是割下自己三分之一的肝吗,又有什么不可以呢?没想到,除了她自己的父母,连丈夫都不同意这个决定。父母亲是心疼她,葛牵云只是坚持:孩子是心头肉,一想到他要离开,自己心里就会有窒息般的疼痛,不割肝给孩子,自己后悔一辈子。另一边,丈夫和婆家的态度确实更加反对,理由是不仅费用高,而且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。因此张东自己也不会去做配型,小夫妻因此产生矛盾,去年10月张东就离开了家,后来葛牵云去做配型时,他还再次打电话过来让她放弃。张东在面对记者的询问时,他说:“我太累了,所以放弃‘老婆’和孩子”。以前结婚开始就迁就葛牵云,不知道自己到底是“嫁”还是“娶”。孩子患病把钱花光了,以后费用那么高还不保证治好,复发怎么办?“以后日子还过不过了我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,长痛不如短痛。”好残忍的长痛不如短痛。确实亲体换肝基本费用20多万,外肝源30多万,后期费用还不算。小夫妻两家的经济条件也不好,只是听到一位父亲这样放弃自己的孩子,育姐还是心痛,尤其是在孩子母亲苦苦坚持的情况下。葛牵云则表示“我必须继续为小雨治疗。”对此,张东的回应是“我告诉你我决定放弃了,放弃孩子,也包括你。”目前葛牵云正在等着伦理审查,打算今年3/4月份做手术。虽然因为孩子生病,自己年迈的父母都很辛苦,却有一点她很欣慰,那就是:“现在看来,幸亏没有领到结婚证,否则没有小雨父亲的签字,伦理关通不过,换肝手术没法做。”我不管千万人阻挡,只想挽回你的生命,我的孩子!孩子生病需要大量金钱去治疗,被逼无奈选择放弃这件事,恐怕真的经历过的人,或者身边亲人有类似经历的人,都会说一句:也是真的不容易,也不能怪他。育姐也觉得,毕竟这么重的担子,即使作为父母,也有扛不住的一天。可是令育姐觉得心酸的是,在这些情况下,那些坚持着的妈妈和放弃的父亲之间的矛盾和对比。都说女子本弱,为母则刚,为何为父的男子,有时候还不如女子坚强呢?还是因为男性都更加理性,对于没把握的事情不愿尝试。有网友说,这是因为孩子不是男人十月怀胎生下的,他可能没办法那么紧密地立刻感受到和孩子的联系。当然,更多的父亲都和自己的孩子有着浓厚的亲情,只是有时候,血浓于水也没办法抵过残忍的经济朝天吼数据力。苦苦为孩子坚持的母亲,不止葛牵云这一位。去年年末,河北的某家医院里,一男子当着病床前孩子的面,打骂自己妻子,原因是想阻止妻子借钱给孩子治病。女儿第一次骨髓移植不成功,为了第二次移植,妻子想打电话借钱,丈夫直接在病床前,当着孩子的面打骂妻子。他说:“不看了,不治了,没钱了,我不可能为了她,下半辈子过上欠钱的日子。”因为后续治疗花的钱全是贷款来的,现在我(孩子父亲)一点信心都没有。如果她(孩子母亲)还想继续治疗就随她,我现在是没工作了。还有8岁儿子患了白血病,医生都表态孩子没有高危因素,非常适合做化疗,治愈率在80%左右,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。孩子母亲坚持想治病,孩子父亲却信任自己在网上查找的不实信息,甚至整个男方家族都认为孩子得了白血病就必死无疑,反对治疗。这位父亲奇葩到娘家的舅舅提出支付一半的治疗费,当地政府和爱心人士多次做工作都不同意给孩子治疗的地步。他说:是个无底洞,治不了也治不好,就在家算了吧。(治疗)那是医生在骗人,将来肯定会人财两空,现在还是把孩子放在家里,走一步是一步。也不是所有的父亲都如此决绝的放弃,育姐十分钦佩他们。15年四川杨仕刚3岁的儿子凯凯被查出患有儿童癌症之王——神经母细胞瘤。他和妻子相互服侍,花光积蓄赚钱养家,给孩子供医药费。天不从人愿,17年杨仕刚自己却被诊断出肝癌中晚期。这个时候孩子做了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,正在术后恢复中,杨仕刚坚决不想继续化疗,因为要把钱留给儿子,做完手术2个月不到继续出去打工。只是孩子的病再一次恶化,达到了“手脚瘫痪,大小便失禁”的地步,目前转到重症医学科治疗,他们已经欠了医院近10万。哪怕在这种环境下,杨仕刚还是没有放弃,他说:本来自己常年在外打工,也没有给孩子营造好的生活环境,对不起儿子。一个家两人生大病,无论都已经供不起,放弃自己的治疗是他心理的最佳选择。他说儿子活下去也是自己活下去的唯一希望,相信自己的身体,还能再撑下去。愿孩子们都健健康康,原上天给这些苦苦坚持的父母多些垂怜,减轻一些负担,让他们的孩子快点好起来,过上正常的日子。(原创作品,版权所有。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!)

泪崩!孩子患重病,母亲要割肝救,父亲却落跑 #标题分割#不知道有没有学者专家做过统计,在孩子遇上了不耗费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情况下,一个家庭放弃治疗的几率有多大,其中母亲放弃或者父亲放弃的几率又各是多少。育姐不知道具体的数据,但是现实里却一次次出现类似的新闻:父亲决定放弃治疗,说着同样的理由:我不敢再赌,花钱下去孩子没治好怎么办,另一边的母亲们,却说什么都不肯放弃,哪怕自己再苦再累,只要孩子有机会就不放弃。最近扬州的葛牵云就遇上了这种令人痛苦不已的选择题,她18年出生的孩子小雨,在42天体检时,被确诊为“先天性胆管闭锁”。医生表示,如果不治疗,小雨活不过1周岁。这种病是肝内外感官出现阻塞,进而造成肝衰竭,不属于罕见病,治疗手法也比较成熟,几乎95%的孩子都能安全出院。如果选择做肝移植,长期存活率都达到了八成以上。哪怕这么高的治愈率,却还是吓退了葛牵云的丈夫张东,小雨的父亲。小两口去年才结婚,两个人同在工厂工作,小葛25岁,张东今年12月才满22,所以两人甚至都没领证,只是办了婚礼。小雨在去年做了一个过渡性手术,暂时疏通胆管保命。只是有必要做这个手术的人,基本上都是已经出现明显的肝硬化症状,若不做这个手术会很快肝衰竭死亡。孩子必须尽快做肝移植,否则危在旦夕。医生给出的解决方案是,最好让亲体移植先“顶上去”,以防外体肝源移植之前出现紧急状况。葛牵云决定听医生的了,这是她最珍视最重要的孩子,不就是割下自己三分之一的肝吗,又有什么不可以呢?没想到,除了她自己的父母,连丈夫都不同意这个决定。父母亲是心疼她,葛牵云只是坚持:孩子是心头肉,一想到他要离开,自己心里就会有窒息般的疼痛,不割肝给孩子,自己后悔一辈子。另一边,丈夫和婆家的态度确实更加反对,理由是不仅费用高,而且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。因此张东自己也不会去做配型,小夫妻因此产生矛盾,去年10月张东就离开了家,后来葛牵云去做配型时,他还再次打电话过来让她放弃。张东在面对记者的询问时,他说:“我太累了,所以放弃‘老婆’和孩子”。以前结婚开始就迁就葛牵云,不知道自己到底是“嫁”还是“娶”。孩子患病把钱花光了,以后费用那么高还不保证治好,复发怎么办?“以后日子还过不过了我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,长痛不如短痛。”好残忍的长痛不如短痛。确实亲体换肝基本费用20多万,外肝源30多万,后期费用还不算。小夫妻两家的经济条件也不好,只是听到一位父亲这样放弃自己的孩子,育姐还是心痛,尤其是在孩子母亲苦苦坚持的情况下。葛牵云则表示“我必须继续为小雨治疗。”对此,张东的回应是“我告诉你我决定放弃了,放弃孩子,也包括你。”目前葛牵云正在等着伦理审查,打算今年3/4月份做手术。虽然因为孩子生病,自己年迈的父母都很辛苦,却有一点她很欣慰,那就是:“现在看来,幸亏没有领到结婚证,否则没有小雨父亲的签字,伦理关通不过,换肝手术没法做。”我不管千万人阻挡,只想挽回你的生命,我的孩子!孩子生病需要大量金钱去治疗,被逼无奈选择放弃这件事,恐怕真的经历过的人,或者身边亲人有类似经历的人,都会说一句:也是真的不容易,也不能怪他。育姐也觉得,毕竟这么重的担子,即使作为父母,也有扛不住的一天。可是令育姐觉得心酸的是,在这些情况下,那些坚持着的妈妈和放弃的父亲之间的矛盾和对比。都说女子本弱,为母则刚,为何为父的男子,有时候还不如女子坚强呢?还是因为男性都更加理性,对于没把握的事情不愿尝试。有网友说,这是因为孩子不是男人十月怀胎生下的,他可能没办法那么紧密地立刻感受到和孩子的联系。当然,更多的父亲都和自己的孩子有着浓厚的亲情,只是有时候,血浓于水也没办法抵过残忍的经济朝天吼数据力。苦苦为孩子坚持的母亲,不止葛牵云这一位。去年年末,河北的某家医院里,一男子当着病床前孩子的面,打骂自己妻子,原因是想阻止妻子借钱给孩子治病。女儿第一次骨髓移植不成功,为了第二次移植,妻子想打电话借钱,丈夫直接在病床前,当着孩子的面打骂妻子。他说:“不看了,不治了,没钱了,我不可能为了她,下半辈子过上欠钱的日子。”因为后续治疗花的钱全是贷款来的,现在我(孩子父亲)一点信心都没有。如果她(孩子母亲)还想继续治疗就随她,我现在是没工作了。还有8岁儿子患了白血病,医生都表态孩子没有高危因素,非常适合做化疗,治愈率在80%左右,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。孩子母亲坚持想治病,孩子父亲却信任自己在网上查找的不实信息,甚至整个男方家族都认为孩子得了白血病就必死无疑,反对治疗。这位父亲奇葩到娘家的舅舅提出支付一半的治疗费,当地政府和爱心人士多次做工作都不同意给孩子治疗的地步。他说:是个无底洞,治不了也治不好,就在家算了吧。(治疗)那是医生在骗人,将来肯定会人财两空,现在还是把孩子放在家里,走一步是一步。也不是所有的父亲都如此决绝的放弃,育姐十分钦佩他们。15年四川杨仕刚3岁的儿子凯凯被查出患有儿童癌症之王——神经母细胞瘤。他和妻子相互服侍,花光积蓄赚钱养家,给孩子供医药费。天不从人愿,17年杨仕刚自己却被诊断出肝癌中晚期。这个时候孩子做了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,正在术后恢复中,杨仕刚坚决不想继续化疗,因为要把钱留给儿子,做完手术2个月不到继续出去打工。只是孩子的病再一次恶化,达到了“手脚瘫痪,大小便失禁”的地步,目前转到重症医学科治疗,他们已经欠了医院近10万。哪怕在这种环境下,杨仕刚还是没有放弃,他说:本来自己常年在外打工,也没有给孩子营造好的生活环境,对不起儿子。一个家两人生大病,无论都已经供不起,放弃自己的治疗是他心理的最佳选择。他说儿子活下去也是自己活下去的唯一希望,相信自己的身体,还能再撑下去。愿孩子们都健健康康,原上天给这些苦苦坚持的父母多些垂怜,减轻一些负担,让他们的孩子快点好起来,过上正常的日子。(原创作品,版权所有。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!)泪崩!孩子患重病,母亲要割肝救,父亲却落跑 #标题分割#不知道有没有学者专家做过统计,在孩子遇上了不耗费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情况下,一个家庭放弃治疗的几率有多大,其中母亲放弃或者父亲放弃的几率又各是多少。育姐不知道具体的数据,但是现实里却一次次出现类似的新闻:父亲决定放弃治疗,说着同样的理由:我不敢再赌,花钱下去孩子没治好怎么办,另一边的母亲们,却说什么都不肯放弃,哪怕自己再苦再累,只要孩子有机会就不放弃。最近扬州的葛牵云就遇上了这种令人痛苦不已的选择题,她18年出生的孩子小雨,在42天体检时,被确诊为“先天性胆管闭锁”。医生表示,如果不治疗,小雨活不过1周岁。这种病是肝内外感官出现阻塞,进而造成肝衰竭,不属于罕见病,治疗手法也比较成熟,几乎95%的孩子都能安全出院。如果选择做肝移植,长期存活率都达到了八成以上。哪怕这么高的治愈率,却还是吓退了葛牵云的丈夫张东,小雨的父亲。小两口去年才结婚,两个人同在工厂工作,小葛25岁,张东今年12月才满22,所以两人甚至都没领证,只是办了婚礼。小雨在去年做了一个过渡性手术,暂时疏通胆管保命。只是有必要做这个手术的人,基本上都是已经出现明显的肝硬化症状,若不做这个手术会很快肝衰竭死亡。孩子必须尽快做肝移植,否则危在旦夕。医生给出的解决方案是,最好让亲体移植先“顶上去”,以防外体肝源移植之前出现紧急状况。葛牵云决定听医生的了,这是她最珍视最重要的孩子,不就是割下自己三分之一的肝吗,又有什么不可以呢?没想到,除了她自己的父母,连丈夫都不同意这个决定。父母亲是心疼她,葛牵云只是坚持:孩子是心头肉,一想到他要离开,自己心里就会有窒息般的疼痛,不割肝给孩子,自己后悔一辈子。另一边,丈夫和婆家的态度确实更加反对,理由是不仅费用高,而且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。因此张东自己也不会去做配型,小夫妻因此产生矛盾,去年10月张东就离开了家,后来葛牵云去做配型时,他还再次打电话过来让她放弃。张东在面对记者的询问时,他说:“我太累了,所以放弃‘老婆’和孩子”。以前结婚开始就迁就葛牵云,不知道自己到底是“嫁”还是“娶”。孩子患病把钱花光了,以后费用那么高还不保证治好,复发怎么办?“以后日子还过不过了我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,长痛不如短痛。”好残忍的长痛不如短痛。确实亲体换肝基本费用20多万,外肝源30多万,后期费用还不算。小夫妻两家的经济条件也不好,只是听到一位父亲这样放弃自己的孩子,育姐还是心痛,尤其是在孩子母亲苦苦坚持的情况下。葛牵云则表示“我必须继续为小雨治疗。”对此,张东的回应是“我告诉你我决定放弃了,放弃孩子,也包括你。”目前葛牵云正在等着伦理审查,打算今年3/4月份做手术。虽然因为孩子生病,自己年迈的父母都很辛苦,却有一点她很欣慰,那就是:“现在看来,幸亏没有领到结婚证,否则没有小雨父亲的签字,伦理关通不过,换肝手术没法做。”我不管千万人阻挡,只想挽回你的生命,我的孩子!孩子生病需要大量金钱去治疗,被逼无奈选择放弃这件事,恐怕真的经历过的人,或者身边亲人有类似经历的人,都会说一句:也是真的不容易,也不能怪他。育姐也觉得,毕竟这么重的担子,即使作为父母,也有扛不住的一天。可是令育姐觉得心酸的是,在这些情况下,那些坚持着的妈妈和放弃的父亲之间的矛盾和对比。都说女子本弱,为母则刚,为何为父的男子,有时候还不如女子坚强呢?还是因为男性都更加理性,对于没把握的事情不愿尝试。有网友说,这是因为孩子不是男人十月怀胎生下的,他可能没办法那么紧密地立刻感受到和孩子的联系。当然,更多的父亲都和自己的孩子有着浓厚的亲情,只是有时候,血浓于水也没办法抵过残忍的经济朝天吼数据力。苦苦为孩子坚持的母亲,不止葛牵云这一位。去年年末,河北的某家医院里,一男子当着病床前孩子的面,打骂自己妻子,原因是想阻止妻子借钱给孩子治病。女儿第一次骨髓移植不成功,为了第二次移植,妻子想打电话借钱,丈夫直接在病床前,当着孩子的面打骂妻子。他说:“不看了,不治了,没钱了,我不可能为了她,下半辈子过上欠钱的日子。”因为后续治疗花的钱全是贷款来的,现在我(孩子父亲)一点信心都没有。如果她(孩子母亲)还想继续治疗就随她,我现在是没工作了。还有8岁儿子患了白血病,医生都表态孩子没有高危因素,非常适合做化疗,治愈率在80%左右,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。孩子母亲坚持想治病,孩子父亲却信任自己在网上查找的不实信息,甚至整个男方家族都认为孩子得了白血病就必死无疑,反对治疗。这位父亲奇葩到娘家的舅舅提出支付一半的治疗费,当地政府和爱心人士多次做工作都不同意给孩子治疗的地步。他说:是个无底洞,治不了也治不好,就在家算了吧。(治疗)那是医生在骗人,将来肯定会人财两空,现在还是把孩子放在家里,走一步是一步。也不是所有的父亲都如此决绝的放弃,育姐十分钦佩他们。15年四川杨仕刚3岁的儿子凯凯被查出患有儿童癌症之王——神经母细胞瘤。他和妻子相互服侍,花光积蓄赚钱养家,给孩子供医药费。天不从人愿,17年杨仕刚自己却被诊断出肝癌中晚期。这个时候孩子做了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,正在术后恢复中,杨仕刚坚决不想继续化疗,因为要把钱留给儿子,做完手术2个月不到继续出去打工。只是孩子的病再一次恶化,达到了“手脚瘫痪,大小便失禁”的地步,目前转到重症医学科治疗,他们已经欠了医院近10万。哪怕在这种环境下,杨仕刚还是没有放弃,他说:本来自己常年在外打工,也没有给孩子营造好的生活环境,对不起儿子。一个家两人生大病,无论都已经供不起,放弃自己的治疗是他心理的最佳选择。他说儿子活下去也是自己活下去的唯一希望,相信自己的身体,还能再撑下去。愿孩子们都健健康康,原上天给这些苦苦坚持的父母多些垂怜,减轻一些负担,让他们的孩子快点好起来,过上正常的日子。(原创作品,版权所有。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!)泪崩!孩子患重病,母亲要割肝救,父亲却落跑 #标题分割#不知道有没有学者专家做过统计,在孩子遇上了不耗费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情况下,一个家庭放弃治疗的几率有多大,其中母亲放弃或者父亲放弃的几率又各是多少。育姐不知道具体的数据,但是现实里却一次次出现类似的新闻:父亲决定放弃治疗,说着同样的理由:我不敢再赌,花钱下去孩子没治好怎么办,另一边的母亲们,却说什么都不肯放弃,哪怕自己再苦再累,只要孩子有机会就不放弃。最近扬州的葛牵云就遇上了这种令人痛苦不已的选择题,她18年出生的孩子小雨,在42天体检时,被确诊为“先天性胆管闭锁”。医生表示,如果不治疗,小雨活不过1周岁。这种病是肝内外感官出现阻塞,进而造成肝衰竭,不属于罕见病,治疗手法也比较成熟,几乎95%的孩子都能安全出院。如果选择做肝移植,长期存活率都达到了八成以上。哪怕这么高的治愈率,却还是吓退了葛牵云的丈夫张东,小雨的父亲。小两口去年才结婚,两个人同在工厂工作,小葛25岁,张东今年12月才满22,所以两人甚至都没领证,只是办了婚礼。小雨在去年做了一个过渡性手术,暂时疏通胆管保命。只是有必要做这个手术的人,基本上都是已经出现明显的肝硬化症状,若不做这个手术会很快肝衰竭死亡。孩子必须尽快做肝移植,否则危在旦夕。医生给出的解决方案是,最好让亲体移植先“顶上去”,以防外体肝源移植之前出现紧急状况。葛牵云决定听医生的了,这是她最珍视最重要的孩子,不就是割下自己三分之一的肝吗,又有什么不可以呢?没想到,除了她自己的父母,连丈夫都不同意这个决定。父母亲是心疼她,葛牵云只是坚持:孩子是心头肉,一想到他要离开,自己心里就会有窒息般的疼痛,不割肝给孩子,自己后悔一辈子。另一边,丈夫和婆家的态度确实更加反对,理由是不仅费用高,而且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。因此张东自己也不会去做配型,小夫妻因此产生矛盾,去年10月张东就离开了家,后来葛牵云去做配型时,他还再次打电话过来让她放弃。张东在面对记者的询问时,他说:“我太累了,所以放弃‘老婆’和孩子”。以前结婚开始就迁就葛牵云,不知道自己到底是“嫁”还是“娶”。孩子患病把钱花光了,以后费用那么高还不保证治好,复发怎么办?“以后日子还过不过了我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,长痛不如短痛。”好残忍的长痛不如短痛。确实亲体换肝基本费用20多万,外肝源30多万,后期费用还不算。小夫妻两家的经济条件也不好,只是听到一位父亲这样放弃自己的孩子,育姐还是心痛,尤其是在孩子母亲苦苦坚持的情况下。葛牵云则表示“我必须继续为小雨治疗。”对此,张东的回应是“我告诉你我决定放弃了,放弃孩子,也包括你。”目前葛牵云正在等着伦理审查,打算今年3/4月份做手术。虽然因为孩子生病,自己年迈的父母都很辛苦,却有一点她很欣慰,那就是:“现在看来,幸亏没有领到结婚证,否则没有小雨父亲的签字,伦理关通不过,换肝手术没法做。”我不管千万人阻挡,只想挽回你的生命,我的孩子!孩子生病需要大量金钱去治疗,被逼无奈选择放弃这件事,恐怕真的经历过的人,或者身边亲人有类似经历的人,都会说一句:也是真的不容易,也不能怪他。育姐也觉得,毕竟这么重的担子,即使作为父母,也有扛不住的一天。可是令育姐觉得心酸的是,在这些情况下,那些坚持着的妈妈和放弃的父亲之间的矛盾和对比。都说女子本弱,为母则刚,为何为父的男子,有时候还不如女子坚强呢?还是因为男性都更加理性,对于没把握的事情不愿尝试。有网友说,这是因为孩子不是男人十月怀胎生下的,他可能没办法那么紧密地立刻感受到和孩子的联系。当然,更多的父亲都和自己的孩子有着浓厚的亲情,只是有时候,血浓于水也没办法抵过残忍的经济朝天吼数据力。苦苦为孩子坚持的母亲,不止葛牵云这一位。去年年末,河北的某家医院里,一男子当着病床前孩子的面,打骂自己妻子,原因是想阻止妻子借钱给孩子治病。女儿第一次骨髓移植不成功,为了第二次移植,妻子想打电话借钱,丈夫直接在病床前,当着孩子的面打骂妻子。他说:“不看了,不治了,没钱了,我不可能为了她,下半辈子过上欠钱的日子。”因为后续治疗花的钱全是贷款来的,现在我(孩子父亲)一点信心都没有。如果她(孩子母亲)还想继续治疗就随她,我现在是没工作了。还有8岁儿子患了白血病,医生都表态孩子没有高危因素,非常适合做化疗,治愈率在80%左右,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。孩子母亲坚持想治病,孩子父亲却信任自己在网上查找的不实信息,甚至整个男方家族都认为孩子得了白血病就必死无疑,反对治疗。这位父亲奇葩到娘家的舅舅提出支付一半的治疗费,当地政府和爱心人士多次做工作都不同意给孩子治疗的地步。他说:是个无底洞,治不了也治不好,就在家算了吧。(治疗)那是医生在骗人,将来肯定会人财两空,现在还是把孩子放在家里,走一步是一步。也不是所有的父亲都如此决绝的放弃,育姐十分钦佩他们。15年四川杨仕刚3岁的儿子凯凯被查出患有儿童癌症之王——神经母细胞瘤。他和妻子相互服侍,花光积蓄赚钱养家,给孩子供医药费。天不从人愿,17年杨仕刚自己却被诊断出肝癌中晚期。这个时候孩子做了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,正在术后恢复中,杨仕刚坚决不想继续化疗,因为要把钱留给儿子,做完手术2个月不到继续出去打工。只是孩子的病再一次恶化,达到了“手脚瘫痪,大小便失禁”的地步,目前转到重症医学科治疗,他们已经欠了医院近10万。哪怕在这种环境下,杨仕刚还是没有放弃,他说:本来自己常年在外打工,也没有给孩子营造好的生活环境,对不起儿子。一个家两人生大病,无论都已经供不起,放弃自己的治疗是他心理的最佳选择。他说儿子活下去也是自己活下去的唯一希望,相信自己的身体,还能再撑下去。愿孩子们都健健康康,原上天给这些苦苦坚持的父母多些垂怜,减轻一些负担,让他们的孩子快点好起来,过上正常的日子。(原创作品,版权所有。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!)泪崩!孩子患重病,母亲要割肝救,父亲却落跑 #标题分割#不知道有没有学者专家做过统计,在孩子遇上了不耗费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情况下,一个家庭放弃治疗的几率有多大,其中母亲放弃或者父亲放弃的几率又各是多少。育姐不知道具体的数据,但是现实里却一次次出现类似的新闻:父亲决定放弃治疗,说着同样的理由:我不敢再赌,花钱下去孩子没治好怎么办,另一边的母亲们,却说什么都不肯放弃,哪怕自己再苦再累,只要孩子有机会就不放弃。最近扬州的葛牵云就遇上了这种令人痛苦不已的选择题,她18年出生的孩子小雨,在42天体检时,被确诊为“先天性胆管闭锁”。医生表示,如果不治疗,小雨活不过1周岁。这种病是肝内外感官出现阻塞,进而造成肝衰竭,不属于罕见病,治疗手法也比较成熟,几乎95%的孩子都能安全出院。如果选择做肝移植,长期存活率都达到了八成以上。哪怕这么高的治愈率,却还是吓退了葛牵云的丈夫张东,小雨的父亲。小两口去年才结婚,两个人同在工厂工作,小葛25岁,张东今年12月才满22,所以两人甚至都没领证,只是办了婚礼。小雨在去年做了一个过渡性手术,暂时疏通胆管保命。只是有必要做这个手术的人,基本上都是已经出现明显的肝硬化症状,若不做这个手术会很快肝衰竭死亡。孩子必须尽快做肝移植,否则危在旦夕。医生给出的解决方案是,最好让亲体移植先“顶上去”,以防外体肝源移植之前出现紧急状况。葛牵云决定听医生的了,这是她最珍视最重要的孩子,不就是割下自己三分之一的肝吗,又有什么不可以呢?没想到,除了她自己的父母,连丈夫都不同意这个决定。父母亲是心疼她,葛牵云只是坚持:孩子是心头肉,一想到他要离开,自己心里就会有窒息般的疼痛,不割肝给孩子,自己后悔一辈子。另一边,丈夫和婆家的态度确实更加反对,理由是不仅费用高,而且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。因此张东自己也不会去做配型,小夫妻因此产生矛盾,去年10月张东就离开了家,后来葛牵云去做配型时,他还再次打电话过来让她放弃。张东在面对记者的询问时,他说:“我太累了,所以放弃‘老婆’和孩子”。以前结婚开始就迁就葛牵云,不知道自己到底是“嫁”还是“娶”。孩子患病把钱花光了,以后费用那么高还不保证治好,复发怎么办?“以后日子还过不过了我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,长痛不如短痛。”好残忍的长痛不如短痛。确实亲体换肝基本费用20多万,外肝源30多万,后期费用还不算。小夫妻两家的经济条件也不好,只是听到一位父亲这样放弃自己的孩子,育姐还是心痛,尤其是在孩子母亲苦苦坚持的情况下。葛牵云则表示“我必须继续为小雨治疗。”对此,张东的回应是“我告诉你我决定放弃了,放弃孩子,也包括你。”目前葛牵云正在等着伦理审查,打算今年3/4月份做手术。虽然因为孩子生病,自己年迈的父母都很辛苦,却有一点她很欣慰,那就是:“现在看来,幸亏没有领到结婚证,否则没有小雨父亲的签字,伦理关通不过,换肝手术没法做。”我不管千万人阻挡,只想挽回你的生命,我的孩子!孩子生病需要大量金钱去治疗,被逼无奈选择放弃这件事,恐怕真的经历过的人,或者身边亲人有类似经历的人,都会说一句:也是真的不容易,也不能怪他。育姐也觉得,毕竟这么重的担子,即使作为父母,也有扛不住的一天。可是令育姐觉得心酸的是,在这些情况下,那些坚持着的妈妈和放弃的父亲之间的矛盾和对比。都说女子本弱,为母则刚,为何为父的男子,有时候还不如女子坚强呢?还是因为男性都更加理性,对于没把握的事情不愿尝试。有网友说,这是因为孩子不是男人十月怀胎生下的,他可能没办法那么紧密地立刻感受到和孩子的联系。当然,更多的父亲都和自己的孩子有着浓厚的亲情,只是有时候,血浓于水也没办法抵过残忍的经济朝天吼数据力。苦苦为孩子坚持的母亲,不止葛牵云这一位。去年年末,河北的某家医院里,一男子当着病床前孩子的面,打骂自己妻子,原因是想阻止妻子借钱给孩子治病。女儿第一次骨髓移植不成功,为了第二次移植,妻子想打电话借钱,丈夫直接在病床前,当着孩子的面打骂妻子。他说:“不看了,不治了,没钱了,我不可能为了她,下半辈子过上欠钱的日子。”因为后续治疗花的钱全是贷款来的,现在我(孩子父亲)一点信心都没有。如果她(孩子母亲)还想继续治疗就随她,我现在是没工作了。还有8岁儿子患了白血病,医生都表态孩子没有高危因素,非常适合做化疗,治愈率在80%左右,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。孩子母亲坚持想治病,孩子父亲却信任自己在网上查找的不实信息,甚至整个男方家族都认为孩子得了白血病就必死无疑,反对治疗。这位父亲奇葩到娘家的舅舅提出支付一半的治疗费,当地政府和爱心人士多次做工作都不同意给孩子治疗的地步。他说:是个无底洞,治不了也治不好,就在家算了吧。(治疗)那是医生在骗人,将来肯定会人财两空,现在还是把孩子放在家里,走一步是一步。也不是所有的父亲都如此决绝的放弃,育姐十分钦佩他们。15年四川杨仕刚3岁的儿子凯凯被查出患有儿童癌症之王——神经母细胞瘤。他和妻子相互服侍,花光积蓄赚钱养家,给孩子供医药费。天不从人愿,17年杨仕刚自己却被诊断出肝癌中晚期。这个时候孩子做了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,正在术后恢复中,杨仕刚坚决不想继续化疗,因为要把钱留给儿子,做完手术2个月不到继续出去打工。只是孩子的病再一次恶化,达到了“手脚瘫痪,大小便失禁”的地步,目前转到重症医学科治疗,他们已经欠了医院近10万。哪怕在这种环境下,杨仕刚还是没有放弃,他说:本来自己常年在外打工,也没有给孩子营造好的生活环境,对不起儿子。一个家两人生大病,无论都已经供不起,放弃自己的治疗是他心理的最佳选择。他说儿子活下去也是自己活下去的唯一希望,相信自己的身体,还能再撑下去。愿孩子们都健健康康,原上天给这些苦苦坚持的父母多些垂怜,减轻一些负担,让他们的孩子快点好起来,过上正常的日子。(原创作品,版权所有。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!)

泪崩!孩子患重病,母亲要割肝救,父亲却落跑 #标题分割#不知道有没有学者专家做过统计,在孩子遇上了不耗费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情况下,一个家庭放弃治疗的几率有多大,其中母亲放弃或者父亲放弃的几率又各是多少。育姐不知道具体的数据,但是现实里却一次次出现类似的新闻:父亲决定放弃治疗,说着同样的理由:我不敢再赌,花钱下去孩子没治好怎么办,另一边的母亲们,却说什么都不肯放弃,哪怕自己再苦再累,只要孩子有机会就不放弃。最近扬州的葛牵云就遇上了这种令人痛苦不已的选择题,她18年出生的孩子小雨,在42天体检时,被确诊为“先天性胆管闭锁”。医生表示,如果不治疗,小雨活不过1周岁。这种病是肝内外感官出现阻塞,进而造成肝衰竭,不属于罕见病,治疗手法也比较成熟,几乎95%的孩子都能安全出院。如果选择做肝移植,长期存活率都达到了八成以上。哪怕这么高的治愈率,却还是吓退了葛牵云的丈夫张东,小雨的父亲。小两口去年才结婚,两个人同在工厂工作,小葛25岁,张东今年12月才满22,所以两人甚至都没领证,只是办了婚礼。小雨在去年做了一个过渡性手术,暂时疏通胆管保命。只是有必要做这个手术的人,基本上都是已经出现明显的肝硬化症状,若不做这个手术会很快肝衰竭死亡。孩子必须尽快做肝移植,否则危在旦夕。医生给出的解决方案是,最好让亲体移植先“顶上去”,以防外体肝源移植之前出现紧急状况。葛牵云决定听医生的了,这是她最珍视最重要的孩子,不就是割下自己三分之一的肝吗,又有什么不可以呢?没想到,除了她自己的父母,连丈夫都不同意这个决定。父母亲是心疼她,葛牵云只是坚持:孩子是心头肉,一想到他要离开,自己心里就会有窒息般的疼痛,不割肝给孩子,自己后悔一辈子。另一边,丈夫和婆家的态度确实更加反对,理由是不仅费用高,而且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。因此张东自己也不会去做配型,小夫妻因此产生矛盾,去年10月张东就离开了家,后来葛牵云去做配型时,他还再次打电话过来让她放弃。张东在面对记者的询问时,他说:“我太累了,所以放弃‘老婆’和孩子”。以前结婚开始就迁就葛牵云,不知道自己到底是“嫁”还是“娶”。孩子患病把钱花光了,以后费用那么高还不保证治好,复发怎么办?“以后日子还过不过了我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,长痛不如短痛。”好残忍的长痛不如短痛。确实亲体换肝基本费用20多万,外肝源30多万,后期费用还不算。小夫妻两家的经济条件也不好,只是听到一位父亲这样放弃自己的孩子,育姐还是心痛,尤其是在孩子母亲苦苦坚持的情况下。葛牵云则表示“我必须继续为小雨治疗。”对此,张东的回应是“我告诉你我决定放弃了,放弃孩子,也包括你。”目前葛牵云正在等着伦理审查,打算今年3/4月份做手术。虽然因为孩子生病,自己年迈的父母都很辛苦,却有一点她很欣慰,那就是:“现在看来,幸亏没有领到结婚证,否则没有小雨父亲的签字,伦理关通不过,换肝手术没法做。”我不管千万人阻挡,只想挽回你的生命,我的孩子!孩子生病需要大量金钱去治疗,被逼无奈选择放弃这件事,恐怕真的经历过的人,或者身边亲人有类似经历的人,都会说一句:也是真的不容易,也不能怪他。育姐也觉得,毕竟这么重的担子,即使作为父母,也有扛不住的一天。可是令育姐觉得心酸的是,在这些情况下,那些坚持着的妈妈和放弃的父亲之间的矛盾和对比。都说女子本弱,为母则刚,为何为父的男子,有时候还不如女子坚强呢?还是因为男性都更加理性,对于没把握的事情不愿尝试。有网友说,这是因为孩子不是男人十月怀胎生下的,他可能没办法那么紧密地立刻感受到和孩子的联系。当然,更多的父亲都和自己的孩子有着浓厚的亲情,只是有时候,血浓于水也没办法抵过残忍的经济朝天吼数据力。苦苦为孩子坚持的母亲,不止葛牵云这一位。去年年末,河北的某家医院里,一男子当着病床前孩子的面,打骂自己妻子,原因是想阻止妻子借钱给孩子治病。女儿第一次骨髓移植不成功,为了第二次移植,妻子想打电话借钱,丈夫直接在病床前,当着孩子的面打骂妻子。他说:“不看了,不治了,没钱了,我不可能为了她,下半辈子过上欠钱的日子。”因为后续治疗花的钱全是贷款来的,现在我(孩子父亲)一点信心都没有。如果她(孩子母亲)还想继续治疗就随她,我现在是没工作了。还有8岁儿子患了白血病,医生都表态孩子没有高危因素,非常适合做化疗,治愈率在80%左右,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。孩子母亲坚持想治病,孩子父亲却信任自己在网上查找的不实信息,甚至整个男方家族都认为孩子得了白血病就必死无疑,反对治疗。这位父亲奇葩到娘家的舅舅提出支付一半的治疗费,当地政府和爱心人士多次做工作都不同意给孩子治疗的地步。他说:是个无底洞,治不了也治不好,就在家算了吧。(治疗)那是医生在骗人,将来肯定会人财两空,现在还是把孩子放在家里,走一步是一步。也不是所有的父亲都如此决绝的放弃,育姐十分钦佩他们。15年四川杨仕刚3岁的儿子凯凯被查出患有儿童癌症之王——神经母细胞瘤。他和妻子相互服侍,花光积蓄赚钱养家,给孩子供医药费。天不从人愿,17年杨仕刚自己却被诊断出肝癌中晚期。这个时候孩子做了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,正在术后恢复中,杨仕刚坚决不想继续化疗,因为要把钱留给儿子,做完手术2个月不到继续出去打工。只是孩子的病再一次恶化,达到了“手脚瘫痪,大小便失禁”的地步,目前转到重症医学科治疗,他们已经欠了医院近10万。哪怕在这种环境下,杨仕刚还是没有放弃,他说:本来自己常年在外打工,也没有给孩子营造好的生活环境,对不起儿子。一个家两人生大病,无论都已经供不起,放弃自己的治疗是他心理的最佳选择。他说儿子活下去也是自己活下去的唯一希望,相信自己的身体,还能再撑下去。愿孩子们都健健康康,原上天给这些苦苦坚持的父母多些垂怜,减轻一些负担,让他们的孩子快点好起来,过上正常的日子。(原创作品,版权所有。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!)泪崩!孩子患重病,母亲要割肝救,父亲却落跑 #标题分割#不知道有没有学者专家做过统计,在孩子遇上了不耗费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情况下,一个家庭放弃治疗的几率有多大,其中母亲放弃或者父亲放弃的几率又各是多少。育姐不知道具体的数据,但是现实里却一次次出现类似的新闻:父亲决定放弃治疗,说着同样的理由:我不敢再赌,花钱下去孩子没治好怎么办,另一边的母亲们,却说什么都不肯放弃,哪怕自己再苦再累,只要孩子有机会就不放弃。最近扬州的葛牵云就遇上了这种令人痛苦不已的选择题,她18年出生的孩子小雨,在42天体检时,被确诊为“先天性胆管闭锁”。医生表示,如果不治疗,小雨活不过1周岁。这种病是肝内外感官出现阻塞,进而造成肝衰竭,不属于罕见病,治疗手法也比较成熟,几乎95%的孩子都能安全出院。如果选择做肝移植,长期存活率都达到了八成以上。哪怕这么高的治愈率,却还是吓退了葛牵云的丈夫张东,小雨的父亲。小两口去年才结婚,两个人同在工厂工作,小葛25岁,张东今年12月才满22,所以两人甚至都没领证,只是办了婚礼。小雨在去年做了一个过渡性手术,暂时疏通胆管保命。只是有必要做这个手术的人,基本上都是已经出现明显的肝硬化症状,若不做这个手术会很快肝衰竭死亡。孩子必须尽快做肝移植,否则危在旦夕。医生给出的解决方案是,最好让亲体移植先“顶上去”,以防外体肝源移植之前出现紧急状况。葛牵云决定听医生的了,这是她最珍视最重要的孩子,不就是割下自己三分之一的肝吗,又有什么不可以呢?没想到,除了她自己的父母,连丈夫都不同意这个决定。父母亲是心疼她,葛牵云只是坚持:孩子是心头肉,一想到他要离开,自己心里就会有窒息般的疼痛,不割肝给孩子,自己后悔一辈子。另一边,丈夫和婆家的态度确实更加反对,理由是不仅费用高,而且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。因此张东自己也不会去做配型,小夫妻因此产生矛盾,去年10月张东就离开了家,后来葛牵云去做配型时,他还再次打电话过来让她放弃。张东在面对记者的询问时,他说:“我太累了,所以放弃‘老婆’和孩子”。以前结婚开始就迁就葛牵云,不知道自己到底是“嫁”还是“娶”。孩子患病把钱花光了,以后费用那么高还不保证治好,复发怎么办?“以后日子还过不过了我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,长痛不如短痛。”好残忍的长痛不如短痛。确实亲体换肝基本费用20多万,外肝源30多万,后期费用还不算。小夫妻两家的经济条件也不好,只是听到一位父亲这样放弃自己的孩子,育姐还是心痛,尤其是在孩子母亲苦苦坚持的情况下。葛牵云则表示“我必须继续为小雨治疗。”对此,张东的回应是“我告诉你我决定放弃了,放弃孩子,也包括你。”目前葛牵云正在等着伦理审查,打算今年3/4月份做手术。虽然因为孩子生病,自己年迈的父母都很辛苦,却有一点她很欣慰,那就是:“现在看来,幸亏没有领到结婚证,否则没有小雨父亲的签字,伦理关通不过,换肝手术没法做。”我不管千万人阻挡,只想挽回你的生命,我的孩子!孩子生病需要大量金钱去治疗,被逼无奈选择放弃这件事,恐怕真的经历过的人,或者身边亲人有类似经历的人,都会说一句:也是真的不容易,也不能怪他。育姐也觉得,毕竟这么重的担子,即使作为父母,也有扛不住的一天。可是令育姐觉得心酸的是,在这些情况下,那些坚持着的妈妈和放弃的父亲之间的矛盾和对比。都说女子本弱,为母则刚,为何为父的男子,有时候还不如女子坚强呢?还是因为男性都更加理性,对于没把握的事情不愿尝试。有网友说,这是因为孩子不是男人十月怀胎生下的,他可能没办法那么紧密地立刻感受到和孩子的联系。当然,更多的父亲都和自己的孩子有着浓厚的亲情,只是有时候,血浓于水也没办法抵过残忍的经济朝天吼数据力。苦苦为孩子坚持的母亲,不止葛牵云这一位。去年年末,河北的某家医院里,一男子当着病床前孩子的面,打骂自己妻子,原因是想阻止妻子借钱给孩子治病。女儿第一次骨髓移植不成功,为了第二次移植,妻子想打电话借钱,丈夫直接在病床前,当着孩子的面打骂妻子。他说:“不看了,不治了,没钱了,我不可能为了她,下半辈子过上欠钱的日子。”因为后续治疗花的钱全是贷款来的,现在我(孩子父亲)一点信心都没有。如果她(孩子母亲)还想继续治疗就随她,我现在是没工作了。还有8岁儿子患了白血病,医生都表态孩子没有高危因素,非常适合做化疗,治愈率在80%左右,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。孩子母亲坚持想治病,孩子父亲却信任自己在网上查找的不实信息,甚至整个男方家族都认为孩子得了白血病就必死无疑,反对治疗。这位父亲奇葩到娘家的舅舅提出支付一半的治疗费,当地政府和爱心人士多次做工作都不同意给孩子治疗的地步。他说:是个无底洞,治不了也治不好,就在家算了吧。(治疗)那是医生在骗人,将来肯定会人财两空,现在还是把孩子放在家里,走一步是一步。也不是所有的父亲都如此决绝的放弃,育姐十分钦佩他们。15年四川杨仕刚3岁的儿子凯凯被查出患有儿童癌症之王——神经母细胞瘤。他和妻子相互服侍,花光积蓄赚钱养家,给孩子供医药费。天不从人愿,17年杨仕刚自己却被诊断出肝癌中晚期。这个时候孩子做了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,正在术后恢复中,杨仕刚坚决不想继续化疗,因为要把钱留给儿子,做完手术2个月不到继续出去打工。只是孩子的病再一次恶化,达到了“手脚瘫痪,大小便失禁”的地步,目前转到重症医学科治疗,他们已经欠了医院近10万。哪怕在这种环境下,杨仕刚还是没有放弃,他说:本来自己常年在外打工,也没有给孩子营造好的生活环境,对不起儿子。一个家两人生大病,无论都已经供不起,放弃自己的治疗是他心理的最佳选择。他说儿子活下去也是自己活下去的唯一希望,相信自己的身体,还能再撑下去。愿孩子们都健健康康,原上天给这些苦苦坚持的父母多些垂怜,减轻一些负担,让他们的孩子快点好起来,过上正常的日子。(原创作品,版权所有。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!)泪崩!孩子患重病,母亲要割肝救,父亲却落跑 #标题分割#不知道有没有学者专家做过统计,在孩子遇上了不耗费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情况下,一个家庭放弃治疗的几率有多大,其中母亲放弃或者父亲放弃的几率又各是多少。育姐不知道具体的数据,但是现实里却一次次出现类似的新闻:父亲决定放弃治疗,说着同样的理由:我不敢再赌,花钱下去孩子没治好怎么办,另一边的母亲们,却说什么都不肯放弃,哪怕自己再苦再累,只要孩子有机会就不放弃。最近扬州的葛牵云就遇上了这种令人痛苦不已的选择题,她18年出生的孩子小雨,在42天体检时,被确诊为“先天性胆管闭锁”。医生表示,如果不治疗,小雨活不过1周岁。这种病是肝内外感官出现阻塞,进而造成肝衰竭,不属于罕见病,治疗手法也比较成熟,几乎95%的孩子都能安全出院。如果选择做肝移植,长期存活率都达到了八成以上。哪怕这么高的治愈率,却还是吓退了葛牵云的丈夫张东,小雨的父亲。小两口去年才结婚,两个人同在工厂工作,小葛25岁,张东今年12月才满22,所以两人甚至都没领证,只是办了婚礼。小雨在去年做了一个过渡性手术,暂时疏通胆管保命。只是有必要做这个手术的人,基本上都是已经出现明显的肝硬化症状,若不做这个手术会很快肝衰竭死亡。孩子必须尽快做肝移植,否则危在旦夕。医生给出的解决方案是,最好让亲体移植先“顶上去”,以防外体肝源移植之前出现紧急状况。葛牵云决定听医生的了,这是她最珍视最重要的孩子,不就是割下自己三分之一的肝吗,又有什么不可以呢?没想到,除了她自己的父母,连丈夫都不同意这个决定。父母亲是心疼她,葛牵云只是坚持:孩子是心头肉,一想到他要离开,自己心里就会有窒息般的疼痛,不割肝给孩子,自己后悔一辈子。另一边,丈夫和婆家的态度确实更加反对,理由是不仅费用高,而且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。因此张东自己也不会去做配型,小夫妻因此产生矛盾,去年10月张东就离开了家,后来葛牵云去做配型时,他还再次打电话过来让她放弃。张东在面对记者的询问时,他说:“我太累了,所以放弃‘老婆’和孩子”。以前结婚开始就迁就葛牵云,不知道自己到底是“嫁”还是“娶”。孩子患病把钱花光了,以后费用那么高还不保证治好,复发怎么办?“以后日子还过不过了我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,长痛不如短痛。”好残忍的长痛不如短痛。确实亲体换肝基本费用20多万,外肝源30多万,后期费用还不算。小夫妻两家的经济条件也不好,只是听到一位父亲这样放弃自己的孩子,育姐还是心痛,尤其是在孩子母亲苦苦坚持的情况下。葛牵云则表示“我必须继续为小雨治疗。”对此,张东的回应是“我告诉你我决定放弃了,放弃孩子,也包括你。”目前葛牵云正在等着伦理审查,打算今年3/4月份做手术。虽然因为孩子生病,自己年迈的父母都很辛苦,却有一点她很欣慰,那就是:“现在看来,幸亏没有领到结婚证,否则没有小雨父亲的签字,伦理关通不过,换肝手术没法做。”我不管千万人阻挡,只想挽回你的生命,我的孩子!孩子生病需要大量金钱去治疗,被逼无奈选择放弃这件事,恐怕真的经历过的人,或者身边亲人有类似经历的人,都会说一句:也是真的不容易,也不能怪他。育姐也觉得,毕竟这么重的担子,即使作为父母,也有扛不住的一天。可是令育姐觉得心酸的是,在这些情况下,那些坚持着的妈妈和放弃的父亲之间的矛盾和对比。都说女子本弱,为母则刚,为何为父的男子,有时候还不如女子坚强呢?还是因为男性都更加理性,对于没把握的事情不愿尝试。有网友说,这是因为孩子不是男人十月怀胎生下的,他可能没办法那么紧密地立刻感受到和孩子的联系。当然,更多的父亲都和自己的孩子有着浓厚的亲情,只是有时候,血浓于水也没办法抵过残忍的经济朝天吼数据力。苦苦为孩子坚持的母亲,不止葛牵云这一位。去年年末,河北的某家医院里,一男子当着病床前孩子的面,打骂自己妻子,原因是想阻止妻子借钱给孩子治病。女儿第一次骨髓移植不成功,为了第二次移植,妻子想打电话借钱,丈夫直接在病床前,当着孩子的面打骂妻子。他说:“不看了,不治了,没钱了,我不可能为了她,下半辈子过上欠钱的日子。”因为后续治疗花的钱全是贷款来的,现在我(孩子父亲)一点信心都没有。如果她(孩子母亲)还想继续治疗就随她,我现在是没工作了。还有8岁儿子患了白血病,医生都表态孩子没有高危因素,非常适合做化疗,治愈率在80%左右,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。孩子母亲坚持想治病,孩子父亲却信任自己在网上查找的不实信息,甚至整个男方家族都认为孩子得了白血病就必死无疑,反对治疗。这位父亲奇葩到娘家的舅舅提出支付一半的治疗费,当地政府和爱心人士多次做工作都不同意给孩子治疗的地步。他说:是个无底洞,治不了也治不好,就在家算了吧。(治疗)那是医生在骗人,将来肯定会人财两空,现在还是把孩子放在家里,走一步是一步。也不是所有的父亲都如此决绝的放弃,育姐十分钦佩他们。15年四川杨仕刚3岁的儿子凯凯被查出患有儿童癌症之王——神经母细胞瘤。他和妻子相互服侍,花光积蓄赚钱养家,给孩子供医药费。天不从人愿,17年杨仕刚自己却被诊断出肝癌中晚期。这个时候孩子做了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,正在术后恢复中,杨仕刚坚决不想继续化疗,因为要把钱留给儿子,做完手术2个月不到继续出去打工。只是孩子的病再一次恶化,达到了“手脚瘫痪,大小便失禁”的地步,目前转到重症医学科治疗,他们已经欠了医院近10万。哪怕在这种环境下,杨仕刚还是没有放弃,他说:本来自己常年在外打工,也没有给孩子营造好的生活环境,对不起儿子。一个家两人生大病,无论都已经供不起,放弃自己的治疗是他心理的最佳选择。他说儿子活下去也是自己活下去的唯一希望,相信自己的身体,还能再撑下去。愿孩子们都健健康康,原上天给这些苦苦坚持的父母多些垂怜,减轻一些负担,让他们的孩子快点好起来,过上正常的日子。(原创作品,版权所有。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!)

泪崩!孩子患重病,母亲要割肝救,父亲却落跑 #标题分割#不知道有没有学者专家做过统计,在孩子遇上了不耗费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情况下,一个家庭放弃治疗的几率有多大,其中母亲放弃或者父亲放弃的几率又各是多少。育姐不知道具体的数据,但是现实里却一次次出现类似的新闻:父亲决定放弃治疗,说着同样的理由:我不敢再赌,花钱下去孩子没治好怎么办,另一边的母亲们,却说什么都不肯放弃,哪怕自己再苦再累,只要孩子有机会就不放弃。最近扬州的葛牵云就遇上了这种令人痛苦不已的选择题,她18年出生的孩子小雨,在42天体检时,被确诊为“先天性胆管闭锁”。医生表示,如果不治疗,小雨活不过1周岁。这种病是肝内外感官出现阻塞,进而造成肝衰竭,不属于罕见病,治疗手法也比较成熟,几乎95%的孩子都能安全出院。如果选择做肝移植,长期存活率都达到了八成以上。哪怕这么高的治愈率,却还是吓退了葛牵云的丈夫张东,小雨的父亲。小两口去年才结婚,两个人同在工厂工作,小葛25岁,张东今年12月才满22,所以两人甚至都没领证,只是办了婚礼。小雨在去年做了一个过渡性手术,暂时疏通胆管保命。只是有必要做这个手术的人,基本上都是已经出现明显的肝硬化症状,若不做这个手术会很快肝衰竭死亡。孩子必须尽快做肝移植,否则危在旦夕。医生给出的解决方案是,最好让亲体移植先“顶上去”,以防外体肝源移植之前出现紧急状况。葛牵云决定听医生的了,这是她最珍视最重要的孩子,不就是割下自己三分之一的肝吗,又有什么不可以呢?没想到,除了她自己的父母,连丈夫都不同意这个决定。父母亲是心疼她,葛牵云只是坚持:孩子是心头肉,一想到他要离开,自己心里就会有窒息般的疼痛,不割肝给孩子,自己后悔一辈子。另一边,丈夫和婆家的态度确实更加反对,理由是不仅费用高,而且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。因此张东自己也不会去做配型,小夫妻因此产生矛盾,去年10月张东就离开了家,后来葛牵云去做配型时,他还再次打电话过来让她放弃。张东在面对记者的询问时,他说:“我太累了,所以放弃‘老婆’和孩子”。以前结婚开始就迁就葛牵云,不知道自己到底是“嫁”还是“娶”。孩子患病把钱花光了,以后费用那么高还不保证治好,复发怎么办?“以后日子还过不过了我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,长痛不如短痛。”好残忍的长痛不如短痛。确实亲体换肝基本费用20多万,外肝源30多万,后期费用还不算。小夫妻两家的经济条件也不好,只是听到一位父亲这样放弃自己的孩子,育姐还是心痛,尤其是在孩子母亲苦苦坚持的情况下。葛牵云则表示“我必须继续为小雨治疗。”对此,张东的回应是“我告诉你我决定放弃了,放弃孩子,也包括你。”目前葛牵云正在等着伦理审查,打算今年3/4月份做手术。虽然因为孩子生病,自己年迈的父母都很辛苦,却有一点她很欣慰,那就是:“现在看来,幸亏没有领到结婚证,否则没有小雨父亲的签字,伦理关通不过,换肝手术没法做。”我不管千万人阻挡,只想挽回你的生命,我的孩子!孩子生病需要大量金钱去治疗,被逼无奈选择放弃这件事,恐怕真的经历过的人,或者身边亲人有类似经历的人,都会说一句:也是真的不容易,也不能怪他。育姐也觉得,毕竟这么重的担子,即使作为父母,也有扛不住的一天。可是令育姐觉得心酸的是,在这些情况下,那些坚持着的妈妈和放弃的父亲之间的矛盾和对比。都说女子本弱,为母则刚,为何为父的男子,有时候还不如女子坚强呢?还是因为男性都更加理性,对于没把握的事情不愿尝试。有网友说,这是因为孩子不是男人十月怀胎生下的,他可能没办法那么紧密地立刻感受到和孩子的联系。当然,更多的父亲都和自己的孩子有着浓厚的亲情,只是有时候,血浓于水也没办法抵过残忍的经济朝天吼数据力。苦苦为孩子坚持的母亲,不止葛牵云这一位。去年年末,河北的某家医院里,一男子当着病床前孩子的面,打骂自己妻子,原因是想阻止妻子借钱给孩子治病。女儿第一次骨髓移植不成功,为了第二次移植,妻子想打电话借钱,丈夫直接在病床前,当着孩子的面打骂妻子。他说:“不看了,不治了,没钱了,我不可能为了她,下半辈子过上欠钱的日子。”因为后续治疗花的钱全是贷款来的,现在我(孩子父亲)一点信心都没有。如果她(孩子母亲)还想继续治疗就随她,我现在是没工作了。还有8岁儿子患了白血病,医生都表态孩子没有高危因素,非常适合做化疗,治愈率在80%左右,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。孩子母亲坚持想治病,孩子父亲却信任自己在网上查找的不实信息,甚至整个男方家族都认为孩子得了白血病就必死无疑,反对治疗。这位父亲奇葩到娘家的舅舅提出支付一半的治疗费,当地政府和爱心人士多次做工作都不同意给孩子治疗的地步。他说:是个无底洞,治不了也治不好,就在家算了吧。(治疗)那是医生在骗人,将来肯定会人财两空,现在还是把孩子放在家里,走一步是一步。也不是所有的父亲都如此决绝的放弃,育姐十分钦佩他们。15年四川杨仕刚3岁的儿子凯凯被查出患有儿童癌症之王——神经母细胞瘤。他和妻子相互服侍,花光积蓄赚钱养家,给孩子供医药费。天不从人愿,17年杨仕刚自己却被诊断出肝癌中晚期。这个时候孩子做了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,正在术后恢复中,杨仕刚坚决不想继续化疗,因为要把钱留给儿子,做完手术2个月不到继续出去打工。只是孩子的病再一次恶化,达到了“手脚瘫痪,大小便失禁”的地步,目前转到重症医学科治疗,他们已经欠了医院近10万。哪怕在这种环境下,杨仕刚还是没有放弃,他说:本来自己常年在外打工,也没有给孩子营造好的生活环境,对不起儿子。一个家两人生大病,无论都已经供不起,放弃自己的治疗是他心理的最佳选择。他说儿子活下去也是自己活下去的唯一希望,相信自己的身体,还能再撑下去。愿孩子们都健健康康,原上天给这些苦苦坚持的父母多些垂怜,减轻一些负担,让他们的孩子快点好起来,过上正常的日子。(原创作品,版权所有。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!)泪崩!孩子患重病,母亲要割肝救,父亲却落跑 #标题分割#不知道有没有学者专家做过统计,在孩子遇上了不耗费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情况下,一个家庭放弃治疗的几率有多大,其中母亲放弃或者父亲放弃的几率又各是多少。育姐不知道具体的数据,但是现实里却一次次出现类似的新闻:父亲决定放弃治疗,说着同样的理由:我不敢再赌,花钱下去孩子没治好怎么办,另一边的母亲们,却说什么都不肯放弃,哪怕自己再苦再累,只要孩子有机会就不放弃。最近扬州的葛牵云就遇上了这种令人痛苦不已的选择题,她18年出生的孩子小雨,在42天体检时,被确诊为“先天性胆管闭锁”。医生表示,如果不治疗,小雨活不过1周岁。这种病是肝内外感官出现阻塞,进而造成肝衰竭,不属于罕见病,治疗手法也比较成熟,几乎95%的孩子都能安全出院。如果选择做肝移植,长期存活率都达到了八成以上。哪怕这么高的治愈率,却还是吓退了葛牵云的丈夫张东,小雨的父亲。小两口去年才结婚,两个人同在工厂工作,小葛25岁,张东今年12月才满22,所以两人甚至都没领证,只是办了婚礼。小雨在去年做了一个过渡性手术,暂时疏通胆管保命。只是有必要做这个手术的人,基本上都是已经出现明显的肝硬化症状,若不做这个手术会很快肝衰竭死亡。孩子必须尽快做肝移植,否则危在旦夕。医生给出的解决方案是,最好让亲体移植先“顶上去”,以防外体肝源移植之前出现紧急状况。葛牵云决定听医生的了,这是她最珍视最重要的孩子,不就是割下自己三分之一的肝吗,又有什么不可以呢?没想到,除了她自己的父母,连丈夫都不同意这个决定。父母亲是心疼她,葛牵云只是坚持:孩子是心头肉,一想到他要离开,自己心里就会有窒息般的疼痛,不割肝给孩子,自己后悔一辈子。另一边,丈夫和婆家的态度确实更加反对,理由是不仅费用高,而且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。因此张东自己也不会去做配型,小夫妻因此产生矛盾,去年10月张东就离开了家,后来葛牵云去做配型时,他还再次打电话过来让她放弃。张东在面对记者的询问时,他说:“我太累了,所以放弃‘老婆’和孩子”。以前结婚开始就迁就葛牵云,不知道自己到底是“嫁”还是“娶”。孩子患病把钱花光了,以后费用那么高还不保证治好,复发怎么办?“以后日子还过不过了我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,长痛不如短痛。”好残忍的长痛不如短痛。确实亲体换肝基本费用20多万,外肝源30多万,后期费用还不算。小夫妻两家的经济条件也不好,只是听到一位父亲这样放弃自己的孩子,育姐还是心痛,尤其是在孩子母亲苦苦坚持的情况下。葛牵云则表示“我必须继续为小雨治疗。”对此,张东的回应是“我告诉你我决定放弃了,放弃孩子,也包括你。”目前葛牵云正在等着伦理审查,打算今年3/4月份做手术。虽然因为孩子生病,自己年迈的父母都很辛苦,却有一点她很欣慰,那就是:“现在看来,幸亏没有领到结婚证,否则没有小雨父亲的签字,伦理关通不过,换肝手术没法做。”我不管千万人阻挡,只想挽回你的生命,我的孩子!孩子生病需要大量金钱去治疗,被逼无奈选择放弃这件事,恐怕真的经历过的人,或者身边亲人有类似经历的人,都会说一句:也是真的不容易,也不能怪他。育姐也觉得,毕竟这么重的担子,即使作为父母,也有扛不住的一天。可是令育姐觉得心酸的是,在这些情况下,那些坚持着的妈妈和放弃的父亲之间的矛盾和对比。都说女子本弱,为母则刚,为何为父的男子,有时候还不如女子坚强呢?还是因为男性都更加理性,对于没把握的事情不愿尝试。有网友说,这是因为孩子不是男人十月怀胎生下的,他可能没办法那么紧密地立刻感受到和孩子的联系。当然,更多的父亲都和自己的孩子有着浓厚的亲情,只是有时候,血浓于水也没办法抵过残忍的经济朝天吼数据力。苦苦为孩子坚持的母亲,不止葛牵云这一位。去年年末,河北的某家医院里,一男子当着病床前孩子的面,打骂自己妻子,原因是想阻止妻子借钱给孩子治病。女儿第一次骨髓移植不成功,为了第二次移植,妻子想打电话借钱,丈夫直接在病床前,当着孩子的面打骂妻子。他说:“不看了,不治了,没钱了,我不可能为了她,下半辈子过上欠钱的日子。”因为后续治疗花的钱全是贷款来的,现在我(孩子父亲)一点信心都没有。如果她(孩子母亲)还想继续治疗就随她,我现在是没工作了。还有8岁儿子患了白血病,医生都表态孩子没有高危因素,非常适合做化疗,治愈率在80%左右,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。孩子母亲坚持想治病,孩子父亲却信任自己在网上查找的不实信息,甚至整个男方家族都认为孩子得了白血病就必死无疑,反对治疗。这位父亲奇葩到娘家的舅舅提出支付一半的治疗费,当地政府和爱心人士多次做工作都不同意给孩子治疗的地步。他说:是个无底洞,治不了也治不好,就在家算了吧。(治疗)那是医生在骗人,将来肯定会人财两空,现在还是把孩子放在家里,走一步是一步。也不是所有的父亲都如此决绝的放弃,育姐十分钦佩他们。15年四川杨仕刚3岁的儿子凯凯被查出患有儿童癌症之王——神经母细胞瘤。他和妻子相互服侍,花光积蓄赚钱养家,给孩子供医药费。天不从人愿,17年杨仕刚自己却被诊断出肝癌中晚期。这个时候孩子做了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,正在术后恢复中,杨仕刚坚决不想继续化疗,因为要把钱留给儿子,做完手术2个月不到继续出去打工。只是孩子的病再一次恶化,达到了“手脚瘫痪,大小便失禁”的地步,目前转到重症医学科治疗,他们已经欠了医院近10万。哪怕在这种环境下,杨仕刚还是没有放弃,他说:本来自己常年在外打工,也没有给孩子营造好的生活环境,对不起儿子。一个家两人生大病,无论都已经供不起,放弃自己的治疗是他心理的最佳选择。他说儿子活下去也是自己活下去的唯一希望,相信自己的身体,还能再撑下去。愿孩子们都健健康康,原上天给这些苦苦坚持的父母多些垂怜,减轻一些负担,让他们的孩子快点好起来,过上正常的日子。(原创作品,版权所有。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!)泪崩!孩子患重病,母亲要割肝救,父亲却落跑 #标题分割#不知道有没有学者专家做过统计,在孩子遇上了不耗费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情况下,一个家庭放弃治疗的几率有多大,其中母亲放弃或者父亲放弃的几率又各是多少。育姐不知道具体的数据,但是现实里却一次次出现类似的新闻:父亲决定放弃治疗,说着同样的理由:我不敢再赌,花钱下去孩子没治好怎么办,另一边的母亲们,却说什么都不肯放弃,哪怕自己再苦再累,只要孩子有机会就不放弃。最近扬州的葛牵云就遇上了这种令人痛苦不已的选择题,她18年出生的孩子小雨,在42天体检时,被确诊为“先天性胆管闭锁”。医生表示,如果不治疗,小雨活不过1周岁。这种病是肝内外感官出现阻塞,进而造成肝衰竭,不属于罕见病,治疗手法也比较成熟,几乎95%的孩子都能安全出院。如果选择做肝移植,长期存活率都达到了八成以上。哪怕这么高的治愈率,却还是吓退了葛牵云的丈夫张东,小雨的父亲。小两口去年才结婚,两个人同在工厂工作,小葛25岁,张东今年12月才满22,所以两人甚至都没领证,只是办了婚礼。小雨在去年做了一个过渡性手术,暂时疏通胆管保命。只是有必要做这个手术的人,基本上都是已经出现明显的肝硬化症状,若不做这个手术会很快肝衰竭死亡。孩子必须尽快做肝移植,否则危在旦夕。医生给出的解决方案是,最好让亲体移植先“顶上去”,以防外体肝源移植之前出现紧急状况。葛牵云决定听医生的了,这是她最珍视最重要的孩子,不就是割下自己三分之一的肝吗,又有什么不可以呢?没想到,除了她自己的父母,连丈夫都不同意这个决定。父母亲是心疼她,葛牵云只是坚持:孩子是心头肉,一想到他要离开,自己心里就会有窒息般的疼痛,不割肝给孩子,自己后悔一辈子。另一边,丈夫和婆家的态度确实更加反对,理由是不仅费用高,而且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。因此张东自己也不会去做配型,小夫妻因此产生矛盾,去年10月张东就离开了家,后来葛牵云去做配型时,他还再次打电话过来让她放弃。张东在面对记者的询问时,他说:“我太累了,所以放弃‘老婆’和孩子”。以前结婚开始就迁就葛牵云,不知道自己到底是“嫁”还是“娶”。孩子患病把钱花光了,以后费用那么高还不保证治好,复发怎么办?“以后日子还过不过了我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,长痛不如短痛。”好残忍的长痛不如短痛。确实亲体换肝基本费用20多万,外肝源30多万,后期费用还不算。小夫妻两家的经济条件也不好,只是听到一位父亲这样放弃自己的孩子,育姐还是心痛,尤其是在孩子母亲苦苦坚持的情况下。葛牵云则表示“我必须继续为小雨治疗。”对此,张东的回应是“我告诉你我决定放弃了,放弃孩子,也包括你。”目前葛牵云正在等着伦理审查,打算今年3/4月份做手术。虽然因为孩子生病,自己年迈的父母都很辛苦,却有一点她很欣慰,那就是:“现在看来,幸亏没有领到结婚证,否则没有小雨父亲的签字,伦理关通不过,换肝手术没法做。”我不管千万人阻挡,只想挽回你的生命,我的孩子!孩子生病需要大量金钱去治疗,被逼无奈选择放弃这件事,恐怕真的经历过的人,或者身边亲人有类似经历的人,都会说一句:也是真的不容易,也不能怪他。育姐也觉得,毕竟这么重的担子,即使作为父母,也有扛不住的一天。可是令育姐觉得心酸的是,在这些情况下,那些坚持着的妈妈和放弃的父亲之间的矛盾和对比。都说女子本弱,为母则刚,为何为父的男子,有时候还不如女子坚强呢?还是因为男性都更加理性,对于没把握的事情不愿尝试。有网友说,这是因为孩子不是男人十月怀胎生下的,他可能没办法那么紧密地立刻感受到和孩子的联系。当然,更多的父亲都和自己的孩子有着浓厚的亲情,只是有时候,血浓于水也没办法抵过残忍的经济朝天吼数据力。苦苦为孩子坚持的母亲,不止葛牵云这一位。去年年末,河北的某家医院里,一男子当着病床前孩子的面,打骂自己妻子,原因是想阻止妻子借钱给孩子治病。女儿第一次骨髓移植不成功,为了第二次移植,妻子想打电话借钱,丈夫直接在病床前,当着孩子的面打骂妻子。他说:“不看了,不治了,没钱了,我不可能为了她,下半辈子过上欠钱的日子。”因为后续治疗花的钱全是贷款来的,现在我(孩子父亲)一点信心都没有。如果她(孩子母亲)还想继续治疗就随她,我现在是没工作了。还有8岁儿子患了白血病,医生都表态孩子没有高危因素,非常适合做化疗,治愈率在80%左右,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。孩子母亲坚持想治病,孩子父亲却信任自己在网上查找的不实信息,甚至整个男方家族都认为孩子得了白血病就必死无疑,反对治疗。这位父亲奇葩到娘家的舅舅提出支付一半的治疗费,当地政府和爱心人士多次做工作都不同意给孩子治疗的地步。他说:是个无底洞,治不了也治不好,就在家算了吧。(治疗)那是医生在骗人,将来肯定会人财两空,现在还是把孩子放在家里,走一步是一步。也不是所有的父亲都如此决绝的放弃,育姐十分钦佩他们。15年四川杨仕刚3岁的儿子凯凯被查出患有儿童癌症之王——神经母细胞瘤。他和妻子相互服侍,花光积蓄赚钱养家,给孩子供医药费。天不从人愿,17年杨仕刚自己却被诊断出肝癌中晚期。这个时候孩子做了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,正在术后恢复中,杨仕刚坚决不想继续化疗,因为要把钱留给儿子,做完手术2个月不到继续出去打工。只是孩子的病再一次恶化,达到了“手脚瘫痪,大小便失禁”的地步,目前转到重症医学科治疗,他们已经欠了医院近10万。哪怕在这种环境下,杨仕刚还是没有放弃,他说:本来自己常年在外打工,也没有给孩子营造好的生活环境,对不起儿子。一个家两人生大病,无论都已经供不起,放弃自己的治疗是他心理的最佳选择。他说儿子活下去也是自己活下去的唯一希望,相信自己的身体,还能再撑下去。愿孩子们都健健康康,原上天给这些苦苦坚持的父母多些垂怜,减轻一些负担,让他们的孩子快点好起来,过上正常的日子。(原创作品,版权所有。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!)

东兴社区开展环保酵素制作活动#标题分割#  为更好地传播环保理念,倡导绿色健康生活,让更多的人了解并推广环保酵素,1月28日下午,东兴社区妇联组织辖区居民在三楼会议室开展“变废为宝、环保酵素DIY”制作活动。  环保酵素的制作十分简单,就是将一份红糖,三份蔬菜、果皮,十份水,放到塑料容器里。红糖水需掩盖过蔬菜、果皮等酵素原料。制作初期,需要每天打开瓶盖,让发酵的气体往外流通,防止炸裂。发酵期3个月后可使用,6个月或以上最好,发酵期越久,效果越佳,越陈越醇。参加活动的居民在环保达人陈海芬的指导下,有模有样的做了起来,“这点水果皮够吗”“要放多少糖?”  活动结束后,大家纷纷表示制作环保酵素,善用环保酵素,减少环境污染,不仅能让生活更健康,还能有效减少垃圾,保护环境,在今后的生活中要多多学习,增强环保意识,形成健康、文明、绿色的生活方式。东兴社区开展环保酵素制作活动#标题分割#  为更好地传播环保理念,倡导绿色健康生活,让更多的人了解并推广环保酵素,1月28日下午,东兴社区妇联组织辖区居民在三楼会议室开展“变废为宝、环保酵素DIY”制作活动。  环保酵素的制作十分简单,就是将一份红糖,三份蔬菜、果皮,十份水,放到塑料容器里。红糖水需掩盖过蔬菜、果皮等酵素原料。制作初期,需要每天打开瓶盖,让发酵的气体往外流通,防止炸裂。发酵期3个月后可使用,6个月或以上最好,发酵期越久,效果越佳,越陈越醇。参加活动的居民在环保达人陈海芬的指导下,有模有样的做了起来,“这点水果皮够吗”“要放多少糖?”  活动结束后,大家纷纷表示制作环保酵素,善用环保酵素,减少环境污染,不仅能让生活更健康,还能有效减少垃圾,保护环境,在今后的生活中要多多学习,增强环保意识,形成健康、文明、绿色的生活方式。




(suncity288_官网下载)

附件:

专题推荐


© suncity288_官网下载SEO程序:仅供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

请勿用于非法用途,否则后果自负,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!

百站百胜: 收评:商品期货走势分化铁合金上涨煤炭小幅跳水 花旗:本地公用股首选中电控股给予买入评级 印媒:菲律宾欲购买布拉莫斯巡航导弹正与印度谈判 中美第一阶段协议由哪位代表在何时签署?廖岷回应 中概股收盘涨跌互现品钛暴涨逾25% 英国相关金融股普涨保诚涨近7% 辽宁全省签约落地飞地项目超1100个总投资近1500亿 中国出口海外第三台核电机组通过巴基斯坦验收 农业农村部:要确保粮食产量稳定在1.3万亿斤水平 快讯:机场航运板块盘中持续走强东方航空涨近5% 国新办就中美经贸磋商进展情况举行发布会(实录) 互金协会再发风险提示防范以区块链之名进行ICO 小摩:达利食品维持增持评级上调目标价至6.6港元 11月金融数据边际回暖人民币贷款、社融双双放量 中国双创发展报告:深北上广杭位居创新创业城市前五 香港海关破获十年来最大宗冒牌药物案件 广州浪奇拟获26亿“拆迁款”:为去年净利78倍 一个多月这些上市公司砸入近280亿元养猪 东软医疗拟科创板IPO东软集团持股29.94% 五部门有关负责人介绍中美经贸磋商有关进展 光大:争论GDP是否保6意义不大数字经济将驱动未来 央行科技司司长:尽快推动金融强制性国家标准出台 医药股回调基金经理来信:不要怕,珍惜“挖坑行情” 手机充一次电用一年,现有技术难实现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引起社会各界强烈反响 邮储银行A股首秀上涨2%表现平稳 2019中国经济新维度:风险治理的强度 外交部回应中美经贸磋商:符合两国利益和各方利益 林毅夫、魏尚进获 陆金所计葵生:金融科技市场巨大市场空间仍待激活 俄罗斯圣彼得堡一仓库发生大火上百人被紧急疏散 确定专项附加扣除和年终奖计税方式不交糊涂税 投服中心郭文英:履行投保职责助力提升上市公司质量 王毅谈2019中美关系:对中国无端打压损害互信根基 一封用尿布写的信:中国海军这艘舰船故事超乎想象 东航提名吉祥航空董事长王均金为公司董事候选人 中国气藏型储气库建设创新成果整体达国际先进水平 中兴通讯徐锋:明年推出10款5G手机价格最低不超两千 制造土火炮引发爆炸致4死2伤一对夫妻获刑6年 王延巍:ETF不是懒人投资需投资者主动学习认可理念 郭广昌:企业经营上最感谢王石他真实地戳到我的痛处 深创投成立S基金求解万亿私募股权基金退出难题 陈水扁被驳称要走上街头台网友批:不如走进监狱 林毅夫魏尚进获2019年当代经济学奖奖金200万元 腾讯、王思聪投资的创梦天地拟收购乐游科技69%股权 中美达成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王毅回应 身家18亿惊动全国的法院女院长被捕:对抗组织审查 郑州安置房柱子一敲就碎村民:不敢收房不敢住 记得进博会3000万元的粉钻鞋吗?该品牌在上海开店 上海检出多批不合格耳机涉及到锐思、曼诺等品牌 3099元的超轻薄笔记本惠普星14青春版评测 菲调查又一起 贵州茅台酒股份公司原副总经理杜光义被开除党籍 美国前高官刊文发出如此呼吁:别让中国赢了绿色竞赛 解读:中国电信重大传闻背后最大亮点莫过于云网融合 海正药业大额计提逾亿财务 中财办副主任韩文秀:中国对外开放的大门会越开越大 今晚关注两件大事!市场恐剧烈波动美指前景分析 欧洲央行副行长金多斯:正评估央行数字货币的价值 11月份信贷和社融规模增量均环比翻番 中庚基金丘栋荣:权益资产性价比高看好医药科技板块 今天,有两件大事影响世界 中国信通院:11月国内5G手机出货量超过500万部 暴跌90%:动作频频还要回A揭秘爱得威建设坐庄财技 印尼苏门答腊廖岛突发暴雨和龙卷风百座房屋受损 快讯:钢铁板块早盘大幅走强韶钢松山拉升涨超5% 15岁男孩带12岁女孩私奔:我工资1800我能养活她 财政部进一步明确国有金融企业增资扩股股权管理问题 尼康将于2020年3月终止第三方授权维修计划 希腊通过新税法修正案将为企业及家庭减税12亿欧元 联合持牌金融机构爱奇艺“小芽贷”掘金消费 晚间公告热点追踪:獐子岛拟向参股公司提供借款 保持增速在合理区间关键在高质量发展 北京昌平分区规划公布打造服务首都绿地游憩体系 一加重新设计电视遥控器并加入Netflix快捷键 大咖解读:基金投顾与卖方(券商)投顾相比什么区别? 记得进博会3000万元的粉钻鞋吗?该品牌在上海开店 社科院调查:经济学人预判经济运行总体向好 重磅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文本达成一致 英议会下院选举花絮:带狗投票“奇葩”投票站 快讯:券商股盘中持续走强中信建投封涨停 李宁:将限制性股份奖励计划的归属日期提前 2000页机密文件曝光:阿富汗战争美官员一直撒谎 国际社会积极评价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文本达成一致 连续奋战5天扑灭佛山山火消防员:差点变成烤红薯 韩媒:美两院就驻韩美军达协议不得少于2.85万人 不再更新微软手机操作系统黯然退场 年末突击交易的戏码今年可能玩不转了 浙江“能量锎”集资诈骗案宣判主犯被判无期徒刑 A股境内分拆上市通道正式开启四大变化传递积极信号 网商银行将进行首次增资监管部门已批复同意 明年继续享受个税专项附加扣除这七大提醒很重要 北京昌平分区规划公布打造服务首都绿地游憩体系 日本签证个人签限流大使馆称不影响出签速度 俄外长:特朗普总统任期内俄美贸易额增长近1/3 第八届粤港云计算大会汇集大咖继续热议新趋势 上海经信委:开展首批人工智能创新中心创建工作 韩媒:美两院就驻韩美军达协议不得少于2.85万人 中日韩高官会举行筹备第八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 男子救鸟十年35亩荒地上建起候鸟的“诺亚方舟” 外媒:美军驻阿富汗基地附近爆炸1死60多人受伤 上海互联网增速东部居首:新消费瞄准新需求 无论鸽派还是鹰派:美联储今夜势将曝出意外? 安控科技激进扩张陷巨亏易主自救或成唯一选择 因为用了这三个词“版权狂魔”迪士尼被告了 瑞信:回购风险被低估美联储或被迫实施QE4 注册制需要集体诉讼“保驾护航” 陈文玲:中国将会在未来成为世界最大的贸易中心 安徽九华旅游董事施国华监事胡安明辞职因工作调整 北大女生被PUA套路自杀?浪迹教育撩妹培训想上A股 职业经理人制度落地华泰证券迎来新董事长 2019年最后一只黑天鹅又要来了 周延礼:区块链技术提升了保险行业的业务效率 欧洲央行Villeroy表示欧元区经济企稳政策宽松贴心 不甘失国防部百亿大单亚马逊状告特朗普 一天四倍50ETF看涨期权集体暴涨 廖岷:美方已承诺将取消部分对华拟加征和已加征关税 2018年新能源车补贴预拨付超137亿元比亚迪最多 天津滨海新区一街道书记获刑18年:每天躺在钱上睡觉 光云科技今日科创板首发过会秦川物联暂缓审议 东航提名吉祥航空董事长王均金为公司董事候选人 AppleCard买苹果手机能打折但国内用户暂时用不了 驻阿富汗美军基地附近遭汽车炸弹袭击 美众院公布弹劾特朗普条款克林顿站出来说话了 陈雨露:扩大金融业开放有助于建立健全金融制度规则 与中国合作这件事上他们“不会受制于美国压力” 两名中国公民在怀特岛火山喷发中受伤谁应负责? *ST猛狮:与债务人签署抵债等协议将减少坏账规模 泰嘉电子实控人占用资金董事长董秘被出具警示函 中国足协官员回应厄齐尔言论:极大愤慨和失望 俄罗斯圣彼得堡一大型仓库起火坍塌 竟有这样的“股神”?骗别人的钱炒自己的股 山西20项实招促双创升级:完善人才引进培养政策 专家谈“十四五”规划:淡化GDP聚焦两条主线 獐子岛更换会计师事务所两位高管同时辞职 韩政府预测:50年内每名生产人口将抚养1名老人 诺德基金张昳泓:“稳中求进”仍然是政策的主基调 卖房增利8000万:*ST游久年底保壳遭问询股价涨停 万通智控VS保隆科技:为何业绩越差涨的越猛? 孙宏斌:合作伙伴要选长得好看的选错了能把自己弄死 越狱33年后想“光明正大做人”65岁命案逃犯自首 北青报:李子柒视频满足西方受众对中国乡村的想象 视觉中国:整改方向或砍掉违规业务股票暂无停牌计划 年末突击交易的戏码今年可能玩不转了 基金投顾试点增腾安基金、盈米基金、蚂蚁基金获批 回归20年南海明珠澳门绽放璀璨光芒 金新农回复问询称子公司无风险否认滞销与毛利下滑 苹果与基因检测公司合作免费为硅谷员工基因筛查 宏图高科:东证融汇证券起诉要求兑付5000万债券 20年驻澳门部队那些事都在这长图里 关于唐山市古冶区重点企业停限产情况的通知 金融壹账通登陆纽交所上市首日小幅震荡后平收 知网生态调查:一切都在“网”中央 俄媒:航母灭火现场找到一具牺牲军官遗体 少年被害焚尸悬案10年律师:为何刑警未保护现场 摆脱危机阴影这个国家的股市今年全球表现最佳 陕西一看守所干警失职致在押人员脱逃两人被刑拘 财政部应急管理部下拨中央冬春救灾资金52.44亿元 移动通信发展史简述:从1G到5G到底改变了什么? 克班资本表示假期期间苹果iPhone需求“稳固” 国台办:将为台企提供同等待遇促进台企参与大陆发展 纸业股受追捧玖龙纸业升近5%理文造纸涨逾3% 小心无线耳机领头羊的股价撑不住了 捷克医院枪击致7死3伤抢手在警方逼近时开枪自杀 美阿富汗空军基地附近发生自杀式袭击5人受伤 苹果奥斯汀新园区在建设中真放弃北卡罗莱纳州了吗 蔡昉:要建设充分的社保体系 拉加德首个决策日前夕市场仿佛两眼一抹黑 樊纲:经济保持稳定的增长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根本出路 环保产业遭遇瓶颈期报告称部分企业流动性紧张 上交所召开科创板会员表彰大会:开市来市场运行平稳 2020年会降准降息吗?中央会议货币金融三大关注点 前11月快递业务量累计完成567.9亿件同比增25.4% 发改委:欢迎技术工艺先进台企参与大陆循环经济项目 IDC:2020年中国5G智能终端出货量将接近1亿部 重要子公司停产后司太立再被减持 长安剑:中美协议文本达成一致让世界看到两国诚意 蔡英文“论文门”事件持续发酵因欺诈被告上法庭 上交所12月14日开展沪深300ETF期权业务全网测试 互联网保险迎新规!一文读懂六大要点+起草说明 机构:预计香港写字楼、住宅等价格明年将再降一两成 分拆上市盈利门槛从10亿降至6亿不得分拆金融业务 特朗普集会上演讲怒怼弹劾条款当场气到飚脏话 蓝鼎国际股权争夺战扑朔迷离仰智慧50%股权被托管 怪WTO“偏心”中国美国把上诉机构整瘫了 红楼集团董事长被抓:曾是桐庐首富接盘国通快递 商品期货早盘走势分化黑色系震荡铁矿石下行 毛大庆浴血上市:联合办公是不是一门好生意 USMCA来了!美国、加拿大和墨西哥签署美墨加协定附件 日本司机撞车撞人致2死:操作车内设备没好好看路 中国航母部队建设又一大动作新型战机部队参加 公安局长投资20万入股涉黄场所被立案查处 违约10天后北大方正集团两只债券到期正常付息 姜建清:银行家俱乐部不欣赏短跑选手尊重马拉松冠军 调查:2018年世界主要地区有5300家僵尸企业欧洲最多 水发集团15亿接盘派思股份“踩雷”业绩承诺或落空 小米推出“廉价”机5G手机要打价格战?